本文根据美国施惠基金会上月发布的《Giving USA 2021:2020 年度美国慈善捐赠报告》及相关评论文章编译,主要内容包括:(1)2020年度美国慈善捐赠总额与变化;(2) 2020年度美国慈善捐赠的来源概况与变化;(3)2020年度美国慈善捐赠的去向概况与变化。

题图素材来自givingusa.org。

上个月,美国施惠基金会发布了《Giving USA 2021:2020 年度美国慈善捐赠报告》(以下简称,Giving USA 2021)。这份报告由印第安纳大学礼来家族慈善学院(Lilly Family School of Philanthropy)研究并撰写,是美国同类报告中持续时间最长、最全面的报告,被誉为美国慈善领域“最受期待的报告”之一。

该报告与中国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相似,其每年发布的数据都是根据已有相关数据统计的关于上一年慈善捐赠各项指标的预估值,然后再每年根据最新数据对此前发布的数据进行修订。

2020年度美国慈善捐赠总额与变化

该报告发现,尽管受到新冠疫情、种族冲突、经济衰退等多重复杂因素的影响,美国2020年的慈善捐赠总额仍然达到了4714.4亿美元的历史新高,相比2019年增长了5.1%(经通货膨胀调整后,增长率为3.8%)。

自1980年以来,除了1987、2008和2009三年,美国年度慈善捐赠总额基本上保持了逐年增长的趋势。以下是美国近5年年度慈善捐赠总额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Giving USA 2017-2021

2020年度美国慈善捐赠的来源概况与变化

2020年,美国慈善捐赠的来源都有哪些?不同来源的慈善捐赠与往年相比又有何变化呢?个人(Individuals)、基金会(Foundations)、遗产(Bequests)、企业(Corporations)是美国的四大慈善捐赠来源。

Giving USA 2021显示,从来自它们的慈善捐赠额占美国年度慈善捐赠总额的比例来看,与2019年相比,美国2020年的个人捐赠(+2.2%,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1%)、基金会捐赠(+17%,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15.6%)、遗产捐赠(+10.3%,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9%)都有所增长,但企业捐赠明显下降(-6.1%,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7.3%)。

 

其中,个人捐赠虽仍然是美国慈善捐赠最重要的来源,并且在2020年达到了创纪录的3241亿美元,但它在美国慈善捐赠总额中的占比已连续第三年处于70%以下——20世纪90年代,个人捐赠在美国慈善捐赠中的占比超过80%。而如果扣除麦肯齐·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将近60亿美元的巨额捐赠,美国2020年的个人捐赠总额将下降为3182亿美元,仅比2019年增长约0.8%。美国施惠基金会主席劳拉·麦克唐纳(Laura MacDonald) 认为,美国慈善“自上而下”(Top Down)的趋势是明显而持续的,但是更多人参与的慈善事业才是更健康的,为此,她呼吁美国政府继续制定激励政策,鼓励所有人都能为了慈善事业而慷慨解囊——而不仅仅是富人。

基金会捐赠是2020年美国慈善捐赠中增长势头最猛的,并且已经保持了十年的持续增长。2020年,因为新冠疫情等因素的影响,众多美国基金会增加了慈善支出,并承诺放宽拨款要求。美国基金会委员会(Council on Foundations)首席执行官凯瑟琳·恩赖特(Kathleen Enright)指出,在2020年的年一份中期调查中,他们发现60%的受访基金会计划增加慈善资助。

关于遗产捐赠,《美国慈善纪事》指出,在过去的十年里,遗产捐赠同比出现两位数波动的情况比较常见。因为感染新冠肺炎疫情而死亡的人数增加,是美国2020年遗产捐赠数量增长的一个原因,但是,美国德州理工大学的拉塞尔·詹姆斯(Russell James)教授认为,代际人口结构的变化才是美国遗产捐赠增长最大的驱动力;与前几代人相比,美国“婴儿潮一代”的生育率下降,这使他们更有可能向慈善机构捐款。

关于企业捐赠,劳拉·麦克唐纳指出,美国2020年的企业捐赠是4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占美国全年企业税前利润的不到0.8%,这背后是2020年美国GDP和企业税前利润的下降。但是,美国TAG(The Angeletti Group, LLC)创始人杰伊·安杰莱蒂(Jay Angeletti)称,随着对社会不公的认识的提高,许多企业更深入地审视自己在维护和促进社会多元性、公平性和包容性方面所做的努力,因此,可能会重新考虑自己资金捐赠优先事项,并为未来的捐赠计划制定新的指导方针。

2020年度美国慈善捐赠的去向概况与变化

2020年,美国慈善捐赠去向的领域有哪些?不同领域获得的慈善捐赠与往年相比又有何变化呢?

Giving USA 2021总共划分了十个慈善捐赠去向的领域,分别是:宗教(Religion),教育(Education),人道服务(Human Services),基金会(Foundations),公共团体利益(Public Society Benefit),健康(Health),国际事务(International Affairs),艺术、文化与人文学科(Art,Culture,and Humanities),环境/动物保护(Environment/Animals),个人(Individuals)。

其中,人道服务领域包含了犯罪预防与法律支援、平等就业、食物救助、营养保障、住房保障与支持、社区服务、应急管理、卫生服务、娱乐与体育发展、青少年健康成长、儿童保护、难民安置、家庭援助等;公共团体利益领域同样是一个“混杂”的分类,包括了大多数有商业赞助的捐赠者建议基金(Donor-advised Funds)、联合之路(United Ways)、犹太联合会(Jewish federations)、民权组织(Civil Rights Groups)和智库(Think Tanks)等。

在2020年,美国获得最多慈善捐赠的领域依然是宗教。该领域2020年获得的慈善捐赠总额达到,占美国全年慈善捐赠总额的28%。在宗教之后获得慈善捐赠最多的四个领域分别是教育(713.4亿美元,占比15%)、人道服务(651.4亿美元,占比14%)、基金会(581.7亿美元,占比12%)和公共团体利益(480.0亿美元,占比10%)。

与2019年相比,除了宗教(+1%,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0.2%)、健康(-3%,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4.2%);艺术、文化与人文学科(-7.5%,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为-8.6%)这三个领域,其他七个领域在2020年所获得的慈善捐赠都有明显的增长。其中,受疫情、种族冲突等公共事件影响,在2020年需求激增的公共社会利益领域获得的慈善捐赠增长最多,达到15.7%。

 

 

参考资料

GUSA2021 Infographic Digital,By Giving USA Foundation,June, 2021

Giving Grew in a Tumultuous Year but Not for All, What’s Ahead in 2021? By Eden Stiffman and Michael Theis, June 15, 2021

How Much Can We Really Learn About Philanthropy From ‘Giving USA’ and Other Data Sources, By Leslie Lenkowsky, June 21, 2021 

Letter to the editor What’s ‘Giving USA’ Really Told Us: Average Americans Are Giving a Smaller Share of Their Incomes to Charity, By Chuck Collins and Helen Flannery, June 25, 2021

Deep Dive: Giving USA 2021,By  Jay Angeletti, June 25, 2021

Opinion: More money than ever was donated in 2020, but is that the best we can do? By Opinion: More money than ever was donated in 2020, but is that the best we can do? By Laura MacDonald,June 30, 2021

逯莹:《2020年美国捐赠总额创纪录:4714.4亿美元 | 善财志》,深圳国际公益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