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Your crappy chair is not a badge of honor

作者:Vu

编译/Lynn

*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

 

 

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有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似乎每一个组织的负责人,甚至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关于“破椅子”的故事。我自己组织里也有一把破椅子,上面有很多洞,我拍了张照片发到了网上,得到了一大堆充满同情和“俺也一样”的评论,同行们有的告诉我,他的椅子一年前就少了个轮子,他还跟别人调侃说他是在用这把破椅子锻炼自己的核心肌肉群(要在上面坐稳显然需要你腹部发力);有的告诉我因为她那把趁着银行搬家时搬来的椅子用得实在太烂了,搞得理事会都看不下去,硬是强迫她再买了一把新椅子;还有人回复我说他就是公益圈的斯巴达克斯,就是那个在古罗马时期带领奴隶起义的义军领袖。

 

当然,我也收到了这样的评论,有人写道:“显然你是在为一个可恶的吝啬鬼工作,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保证自己在工作场所感到舒适,让人使用这种破椅子是可耻的。”我回答说:“好吧,考虑到我就是自己组织的负责人,你说的可能才是对的。”

 

这把老旧的、摇摇晃晃的、缠着胶带的破椅子,对我们许多人来说,不仅仅是一种有趣的体验,还是一种自豪感。正如Fuse Social的首席社会企业家Bonnah所说,“这似乎是某些人的荣誉徽章”。

 

——这也正是我们今天要指出的问题所在。

 

 

我们这个行业的很多人都为公益人能够在拥有最少和最低质量资源的同时,为各自的社区或者领域实现令人惊叹的公益性成果而感到无比自豪。我们还以没有“浪费”资金、保持较低的“管理费用”、向捐助者和资助者表明我们是这项工作的“负责任管理者”而自豪。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会议期间会想要顺走那么多签字笔,以及为什么我们会说“我们是100%志愿者经营”和“每1块钱的9毛5我都能直接交到受助群体的手里!”还有“看看这件我清仓时花20块钱买的衬衫!它原价是200块钱,但是一只袖子比另一只长了两寸!”

 

还有比这走得更远的。不久前我还听说一个社区领袖成立了一个组织,在25年的时间里用它来帮助社区,他本人从来没有拿过薪水,现在他的生命即将结束,他却没有任何存款。

 

我得承认,作为一种个体选择,这种精神的确让我们感动。但是,站在行业角度这样是不行的!我们必须摆脱这种“鼓吹和拔高资源稀缺和自我牺牲”的心态,这种心态放大到整个行业里是不好的,这里有几个原因:

 

“反向攀比”降低工作效率

 

攀比是一种奇特的心理,会发生在各种地方。这种过度追求自我牺牲的心态蔓延起来,人们可能就会去比较“谁过得更惨、谁更能吃苦”。今天你秀一把自己的破椅子,明天他展示一下他们的破打印机,后天再有谁宣传一下自己的破门窗、破桌子、破文件柜……讲真的,与其说这是在显示自己的物质条件艰苦,倒不如说这是在炫耀自己组织的破职业发展制度、破工资标准,以及破员工待遇。而那些原本设备待遇不错的组织面对这种情况哪里还敢吭声,大家都在比惨,谁还好意思去提供更好的工作环境?

 

然后,当办公室里没有合适的软件、设备、培训和人员配备,那意味着什么?我们真的很能吃苦,没错,但我们也极有可能无法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力。连自己都没照顾好,怎么可能保持在一个最佳的工作状态中?连把正经椅子都没有,一旦受助群体的需求不再是体力活儿或者直接捐钱捐物的类型,要用什么去应对和解决?

 

 

固化社会对公益组织的无知

 

不要以为频繁展示了那把破椅子后,社会公众就会感动得泪流满面然后开始集体呼吁提升公益人的基础待遇。事实上是,如果你很喜欢坐在一把破椅子上,那社会可能不仅十分乐意让你这么做,而且还希望公益领域的其他人也最好都这样做,也就是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咬牙去做那些关键的工作。

 

公益行业常年要面对来自社会的刻板偏见,很多人对公益事业的运转方式和需求一无所知,理解只停留在很肤浅的阶段,理所当然地认为公益人不应该有体面的待遇,不应该拿工资,就应该吃穿用最差的东西然后去四处奉献。这种风向下我们难道还要提供更多素材帮助他们加深这种误解吗?

 

破坏整个公益组织环境

 

如果你有一把破椅子,而我却有一把更好更贵的人体工程学办公椅,那相比之下咱们谁更该得到捐赠、谁又更该被质疑呢?——答案是根本看不出来,有破椅子的组织不一定就有更好的成果,买好椅子的那位可能是因为常年辛苦工作得了腰椎间盘突出。但照片拿出来一对比,捐助者们可不一定考虑那么多、那么细,他们可能就会觉得胆敢用人体工程学办公椅的很过分。这是因为人们习惯性不会把公益人所拥有的东西和盈利机构里的东西相比较,他们只会在我们公益行业内进行相较,否则他们就应该能看到公益人的资源和其他领域比起来有多么巨大的差异:和谷歌的工程师们比起来,我们的“站立式”办公桌实际上只是一个塞满宣传物料的破纸板箱,上面颤巍巍地放着我们那早该淘汰的电脑显示器。

 

这种比惨心态很可能降低人们对公益组织以及公益人这个职业的尊重。对于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坐在一把用砖头固定的椅子上可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想象一下,一个投资者、捐赠者走进来看到你这工作环境,你确定这把椅子能传达“本机构是非常负责任和足智多谋的”这样的信息?可能对某些比较感性的人来说是的,然而,对于其他人来说,特别是那些擅长进行评估分析、期待扩大影响力的大资助方来说,你传递的信息可能是“本组织显然只能惨淡经营,再过一阵可能就解散了”。虽说资助是一种慈善行为,但毕竟也不是在撒钱,如果打造不出积极的形象,你怎么还能指望很多人来为这项工作进行更多投资呢?

 

 

损耗不必要的健康和时间

 

糟糕的办公环境显然是会带来大量健康问题的。破椅子会导致背部问题,办公室照明不良会导致眼睛疲劳,古老的破电脑会随机死机,然后气得你血压升高。公益人已经放弃商业领域的高薪了,就不要再让人家来无意义地损耗身体了。

 

再有,不提供合适的办公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可能会在短期内会节省组织的资金,但从长远来看,我们最终是浪费了大量的时间,这些时间本可以用来更好地帮助别人,但我们却可能花了更多时间去淘换二手打印机、修理破柜子,还有处理办公室的蟑螂问题。

 


 

公益人要思考一下这件事:因为所有这些提到的和其他没提到的原因,你的破椅子不是荣誉徽章。这种普遍稀缺和牺牲心态在我们的行业中根深蒂固,影响到所有人有效地开展工作。个人的牺牲是伟大的、利他的、令人敬佩的,但这并不是值得骄傲并推广的。这种心态导致了员工待遇低下、缺乏专业发展、糟糕的组织关系管理和其他各种系统的运转,它让更多公益人精疲力竭、健康透支,还可能弱化他们努力的价值。

 

所以,让我们从椅子开始,停止这种心态!这不是说公益人应该开始变得奢侈,我们谁都不需要一把好几千的椅子,但一把体面、实用、专业的椅子并非不可理喻。当你努力改变世界的时候,你和你的同事的屁股都应该坐在一张舒服的椅子上。

 

原文来源:

https://nonprofitaf.com/2017/10/your-crappy-chair-is-not-a-badge-of-honor/

 

 

*为保持文章连贯性,编译过程中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