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背景

 

2020年,在新冠疫情肆虐之下,“ 危 ”  和 “ 机” 猝不及防地波及到公益行业。其中以依赖外部资助的执行型公益机构为最。在突如其来的巨大挑战面前,公益组织的项目怎么推进? 资金怎么保障?团队怎么维持?基层公益组织对外部有哪些新的期望与需求?

 

为此,中国发展简报于2020年4月,联合14家公益组织开展了一次线上调查,并于2020年5月27日正式发布《2020疫情下公益组织的挑战与需求调查报告》。报告呈现内容,为社会各界了解疫情下公益组织的困难和需求,推动社会相关方对公益组织的支持起到了积极作用。

 

然而,时隔一年之后的2021年,公益组织面临的困难和需求发生了哪些变化?

 

为此,中国发展简报再次联合(以机构首字母为序)安徽益和公益服务中心、北京协作者社会工作发展中心、长沙市爱乐社工服务中心、成都汇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甘肃兴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广西爱心蚂蚁公益协会、南昌益心益意公益服务中心、深圳市图鸥公益事业发展中心(NGO2.0)、陕西妇源汇性别发展中心、上海映绿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云南连心社区照顾服务中心等各地领军公益组织,共同发起《2021新冠疫情后期公益组织困难与需求》问卷调查。

 

本次调查从2021年3月17日到3月28日,共收集410份问卷。剔除11份无效样本后,本调查报告的数据分析与结论来自399份样本,其中服务型公益机构样本331份、枢纽型公益机构样本46份。

 

 

需要说明的是,本次调查主要针对本土中小执行型公益机构,同时,由于西藏、贵州和天津没有样本,上海、广东、四川等地区的样本量也较当地公益组织总量占比较低。因此,调查结果存在一定局限性,不能反应资助型基金会、大型公益机构和国际驻华NGO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本次调查初衷不为学术研究,只是希望通过调查及分析报告,多角度呈现一线执行型公益机构面临的生存困境与诉求,增进公益组织间应对挑战的互动与交流,并推动和改善政府、社区及资助方对公益组织的理解与支持。

 

 

要点扫描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对于中小服务型公益组织产生了较为强烈的负面影响。

 

参与调查机构的特征:

团队规模主要在30人以下,其中10人以下为主;

机构以直接面对社区的服务型公益机构为主,枢纽型公益机构次之;

机构最主要资金来源是政府采购服务项目;

其次是国内基金会的资助。

 

在疫情对执行型公益机构的影响程度方面:

80-85%的执行型公益组织表示能挺过此次疫情;但有15-20%的公益机构受到很大影响,将难以坚持下去;有15-20%的公益机构甚至可能已经关闭。

 

疫情对公益组织实际资金收入影响方面:

与去年同期相比,28.8%的机构收入减少了50%以上,其中有11.3%的公益组织甚至减少70%以上;不过仍有24.8%的机构没有减少,甚至有所增加。

在公益组织对今年的资金收入预期方面:

近50%的反馈者表示悲观,即机构收入将大幅减少,但仍能维持下去;有35%的机构表示正常,即机构收入与去年持平,维持下去没有问题;极度悲观者和乐观者均为少数,占比不到5%。

 

在对外需求方面,中小服务型公益组织同样期待:

1). 政府能够增加购买公益服务的投入;

2). 政府能出台更多的鼓励与优惠政策;

3).资助方在资金使用方面给与更多的灵活性;

4).基金会增加资助力度。

 

本次疫情不仅给公益组织带来资金和项目运作等方面的困难,还在弱势群体的需求和公益服务方式等诸多方面产生了巨大变化。

 

面对这种新变化,一方面,公益机构自身需要与时俱进地自我调整和完善;另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和资助机构也应该充分认识到公益机构在识别弱势群体,并对弱势群体提供精准服务与支持方面的独特优势与技能,增加对公益组织的支持力度,并赋予这些公益机构适应新环境的政策空间和灵活性。当然,整个公益生态的改善,离不开行业内所有人的努力。

 

 

调查发现

 

一、主要资金来源与去年同期相比

 

相同的是:

1).政府采购服务收入占资金来源的63.7%, 为中小执行型公益组织最主要的资金来源;

2).国内公益资助机构资助占资金来源的46.9%, 为第二大收入来源;

3).资金来源排第三和第四位的分别是众筹和企业资助,分别占38.6%和24.3%。

 

 

这种排序与2020年4月的调查结果(68%、43.8%、31.7%、21.8%)完全一致。且比值也相近。

 

那么,这种资金来源排序及占比在不同类型和不同地区执行型公益组织中是否有差异?调查发现有一定差异,但偏差不大。比如:服务型和枢纽型公益机构的前两项资金来源相同,且前后两类来源所占比例差距都较大。

 

不同的是

(1) 政府采购服务在枢纽型公益组织中的比值高于服务型公益组织。这可能是有的枢纽型公益机构受委托帮助协调该地区的服务采购项目等缘故;

 

(2) 国际资助进入枢纽型公益组织的第四资金来源,而在服务型公益组织中并非如此;这可能是近年来国际公益机构的资助由服务型公益机构向枢纽型公益机构转变的反映。

 

此外,在不同地区之间“政府采购服务、国内公益机构资助、众筹”基本都是排在前三的资金来源。但各地的排序和比值差异有所不同。比如,在甘肃和北京,国内公益机构资助均排在首位,而政府购买服务则排在第二和第三位。以此同时,在北京的样本中,自营收入超过政府购买服务收入进入到第二位。不过这几项收入来源的比值差距都不较小。且类似的差异性在发展简报2020年的调查中也有体现。

 

二、疫情对执行型机构的影响程度

 

相同的是

此次调查中影响程度前三位的排序与2020年4月的调查结果(49.9%、25.9%、14%)完全一致,且比值也很接近。可见,疫情对执行型公益组织的影响程度即便一年过后来看也是类似的。

 

 

那么,这种影响程度在不同类型和不同地区执行型公益机构中差异如何?

 

不同的是:

疫情对服务型和枢纽型公益机构的影响程度很相近。疫情对不同地区执行型公益组织的影响程度也很类似,在主要样本地区中,只有江西略有不同。

 

为验证疫情对执行型公益组织的影响程度,本次调查又同时设计了另外两个单选问题,让反馈者估计疫情导致已经关闭和今年内将要关闭的公益机构约大概占多少比例。调查发现:没有一个选项的赞成者超过30%,且“不知道”选项在两个问题的回答中比值均为最高。

 

此项调查发现:80-85%的执行型公益组织将能挺过此次疫情,但有15-20%的公益机构受到很大影响,将难以坚持下去。

 

三、疫情对公益执行型机构影响的维度

 

相同的是:

一年之后,人们对疫情对公益组织影响维度的看法与上年的调查结果仍然一致,即项目开展困难最大,资金困难次之,外部运作环境困难居第三位。这三个选项的比值都比较大,且远远高于其它选项的比值。说明反馈者对这些选项的认可度较高。

 

不同的是,在资金困难和外部环境困难方面比值上升幅度较大。

 

四、疫情对执行型机构在资金方面的影响

 

疫情对执行型公益机构资金方面的影响主要通过“调查时段的实际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和“对今年资金收入的预期”两个层面来考量。调查显示:

 

1)到3月底的实际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

 

A.28.8%的执行型公益机构减少了50%以上,其中有11.3%的公益组织甚至减少70%以上。

B.27.8%的机构减少了30-50%。

C. 只有24.8%的机构没有减少,甚至有所增加。

 

具体信息见下图:

 

(2) 对今年资金收入的预期:

 

A.近50%的反馈者表示悲观,即机构收入将大幅减少,但仍能维持下去。

B.但有35%的机构表示正常,即机构收入与去年持平,维持下去没有问题。

C.非常悲观和乐观者均占少数,分别只占4.3%和1.5%。

 

具体信息见下图:

 

调查发现:总体上实际收入与去年同比和对今年收入的预期,在不同类型和不同地区执行型公益组织之间并无大的差异。只是枢纽型公益组织的情况比服务型公益组织略好一些;在地区差异上,江西的情况较其他省份也略好些。

 

(3) 疫情对资方渠道的影响:

 

为了解疫情对收入来源的影响,本次调查还设计了两个问题,要求反馈者提供收入增加和减少最多的三个来源的信息。结果显示:增加最多的前两个来源是“政府购买服务”和“国内公益机构资助”;而减少最多的前两个来源也是“政府购买服务”和“国内公益机构资助”。说明这两个资金来源仍然是执行型公益机构的主要渠道,但资金的绝对值较上年有较大减少。而来自企业的收入无论是排位还是在绝对值方面都较大减少。

 

阅读报告原文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