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强调全球合作与伙伴关系,可持续发展目标才能实现。发达国家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从2000年到2014年增加了66%。但是,冲突或自然灾害导致的人道主义危机仍然需要金融资源及援助。此外,许多国家还需要官方发展援助来推动经济发展并促进贸易。

当今世界前所未有地相互依赖、互通互联。增加人们享有技术和知识的渠道对交流思想、推动创新至关重要。协调政策,协助发展中国家应对债务问题,推动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投资,对实现可持续增长和发展十分关键。可持续发展目标旨在支持各国达到目标的规划,以此加强南北合作及南南合作。推动国际贸易,协助发展中国家增加出口,有助于建立以规则基础的公平、开放、普惠的全球贸易体系。

促进全球团结是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涵盖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要保证17个目标都得以实现,必须采取综合方式。一项成功的可持续发展议程要求政府,私营部门与民间社会建立伙伴关系。这些包容性伙伴关系基于原则和价值观、共同的愿景和共同的目标:把人民和地球放在中心位置。不论在全球层面,地区层面抑或国家层面,地方层面,这些包容性伙伴关系都不可或缺。

迫切需要采取行动,调动、转移并释放数万亿美元私人资源的变革力量,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关键部门需要包括外国直接投资在内的长期投资,其中包括可持续能源、基础设施和运输以及信息和通信技术。公共部门需要确定明确的方向。必须调整能引来这些投资的审查和监测框架、条例和奖励结构,以吸引投资和加强可持续发展。最高审计机构和立法监督职能等国家监督机制应得到加强。

现状

尽管取得了一些积极的进展,但需要更坚定地致力于伙伴关系与合作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这项努力将需要实现连贯的政策、为各级和所有行为体的可持续发展建立有利环境以及重振可持续发展全球伙伴关系。

筹资

2016 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国提供的官方发展援助净额按实际价值计算增加了 8.9%,达到 1,426 亿美元,创下新高。 官方发展援助占成员国国民总收入的百分比为 0.32%,高于 2015 年的 0.30%。援助在捐助国的难民的费用上升,提高了总额。但即使不考虑难民费用,援助也增加了 7.1%。2016 年,继丹麦、卢森堡、挪威、瑞典和联合王国这五个国家之后,德国也实现了使其官方发展援助占国民总收入 0.7%或以上的联合国目标。

国际移民以个人转移和雇员报酬形式向其母国发送的汇款对个体家庭、 社区和国家产生深刻影响。根据最新估计,2016 年国际侨汇总额达 5,750 亿美元,其中 75%(4,290 亿美元)流向发展中国家。

信息和通信技术

发展中世界的大部分地区仍在很大程度上负担不起也无法获得固定宽带服务。2016 年,发达区域的固定宽带普及率达到 30%,但在发展中区域和最不发达国家分别仅为 8.2%和 0.8%。发达区域的上网人口比例为 80%,而发展中区域为 40%,最不发达国家为 15%。2016 年,全球妇女互联网用户普及率比男性低 12%。最不发达国家的性别差距更大, 达到 31%。

能力建设 

2015 年,用于能力建设和国家规划的官方发展援助总额达到 210 亿美元。这一数额占部门可分配援助总额的 19%,这一比例自 2010 年以来一直保持稳定。在这一总额中,撒哈拉以南非洲获得 56 亿美元,南亚和中亚获得 42 亿美元。获得援助的主要是公共行政、环境和能源部门, 其所获援助总额为 82 亿美元。

贸易 

在过去 15 年中,发展中区域在国际贸易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其在世界商品出口中的份额从 2001 年的 31.1%上升至 2015 年的 44.6%。此外,相对于世界其他区域,发展中区域总体上保持贸易顺差。然而,最不发达国家在世界商品出口中的份额从 2011 年的 1.1%下降至 2015 年 的 0.9%。这一变化在很大程度上可归咎于商品价格下降。

2015 年,发达国家对来自最不发达国家的进口商品适用的平均关税保持稳定,农产品为 0.9%,服装为 6.5%,纺织品为 3.2%。发达国家对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进口商品适用的平均关税在 2015 年也大体维持不变。

系统性问题

2016 年,125 个国家参与国家牵头的发展实效监测,这证明他们致力于加强可持续发展目标执行工作和多利益攸关方伙伴关系;其中,54 个 国家报告在实现这些承诺方面取得总体进展。2016 年,在确定捐助国支持的新干预措施中的 83%时,使用了各国自己的成果框架。

数据、监测和问责

2016 年,提供信息的国家或地区中,超过一半(154 个国家中的 81 个)正在执行国家统计计划。然而,83 个提供相关数据的国家或地区中, 只有 37 个遵循 10 项官方统计基本原则制定了国家统计立法;

2014 年,发展中国家获得了 3.38 亿美元的财政支助用于统计。虽然这一数额相比 2010 年增加近 2.9%,但只占官方发展援助总额的 0.18%。 为了满足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数据要求,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从国内和捐助方来源获得约 10 亿美元的统计支助;

人口和住房普查是制订、执行和监测发展政策和方案所需的分类数据的主要来源。在 2007 年至 2016 年的 10 年期间,全球 89%的国家或地区进行了至少一次人口和住房普查,而 25 个国家或地区没有这种基本数据来源;

2010 年至 2015 年期间,全世界超过一半(56%)的国家或地区(246 个国家中的 138 个)的出生登记数据覆盖率达到至少 90%。在撒哈拉以南非洲,53 个国家中只有 8 个达到了这一覆盖率水平。同一期间,144 个国家或地区(占总数的 59%)的死亡登记数据覆盖率达到至少 75%。在撒哈拉以南非洲,53 个国家中只有 9 个达到了这一标准。即使在有民事登记制度发挥正常的国家,出生和死亡登记的覆盖率和生命统计数据的完整报告仍是一项挑战。

具体目标

 

筹资

通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国际支持等方式,以改善国内征税和提高财政收入的能力,加强筹集国内资源;

发达国家全面履行官方发展援助承诺,包括许多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占发达国家国民总收入0.7%的官方发展援助,以及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占比0.15%至0.2%援助的承诺;鼓励官方发展援助方设定目标,将占国民总收入至少0.2%的官方发展援助提供给最不发达国家;

从多渠道筹集额外财政资源用于发展中国家;

通过政策协调,酌情推动债务融资、债务减免和债务重组,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长期债务可持续性,处理重债穷国的外债问题以减轻其债务压力;

采用和实施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投资促进制度。

技术

加强在科学、技术和创新领域的南北、南南、三方区域合作和国际合作,加强获取渠道,加强按相互商定的条件共享知识,包括加强现有机制间的协调,特别是在联合国层面加强协调,以及通过一个全球技术促进机制加强协调;

以优惠条件,包括彼此商定的减让和特惠条件,促进发展中国家开发以及向其转让、传播和推广环境友好型的技术;

促成最不发达国家的技术库和科学、技术和创新能力建设机制到2017年全面投入运行,加强促成科技特别是信息和通信技术的使用;

能力建设

加强国际社会对在发展中国家开展高效的、有针对性的能力建设活动的支持力度,以支持各国落实各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国家计划,包括通过开展南北合作、南南合作和三方合作。

贸易

通过完成多哈发展回合谈判等方式,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下建立一个普遍、以规则为基础、开放、非歧视和公平的多边贸易体系;

大幅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尤其是到2020年使最不发达国家在全球出口中的比例翻番;

按照世界贸易组织的各项决定,及时实现所有最不发达国家的产品永久免关税和免配额进入市场,包括确保对从最不发达国家进口产品的原产地优惠规则是简单、透明和有利于市场准入的。

系统方面的问题

政策和体制的一致性

  • 加强全球宏观经济稳定,包括为此加强政策协调和政策一致性;
  • 加强可持续发展政策的一致性;
  • 尊重每个国家制定和执行消除贫困和可持续发展政策的政策空间和领导作用;

多利益攸关方伙伴关系

  • 在多利益攸关方伙伴关系的配合下,加强全球可持续发展伙伴关系,多利益攸关方伙伴关系收集和分享知识、专长、技术和财政资源,支持所有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
  • 根据组建伙伴关系的经验和资源配置战略,鼓励和推动建立有效的公-私部门伙伴关系和民间社会伙伴关系。

数据、监测和问责制

  • 到2020年,加强向发展中国家,包括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能力建设支持,大幅增加获得按收入、性别、年龄、种族、民族、移徙情况、残疾情况、地理位置和各国国情有关的其他特征分类的高质量、及时和可靠的数据
  • 到2030年,借鉴现有各项倡议,制定衡量可持续发展进展的计量方法,作为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补充,协助发展中国家加强统计能力建设​

我可以做什么?

可以通过“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手机软件找寻与你志同道合的人!你可以邀请其他人加入你的行动,或者是看看别人在做什么,加入他们,一起促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与他人分享你所知道的关于可持续发展目标的知识、资讯、和成功案例;

如果你在商业行业,你可以找公民社会组织作为合作伙伴,找寻你可以帮助解决社会问题、促进实现目标的可行方法;

如果你在社会组织,你可以找到其他与你有相同目标的组织,并且与其合作、共同分享成功的案例和经验等。

整理 | 朱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