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过半世界人口都居住在城镇地区。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至65亿人,即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实现可持续发展,离不开城市建造和管理方式的重大转变。发展中国家城市迅速发展,农村人口不断流入城市,由此形成一批特大城市。1990年,全球有10个1000万以上居住人口的特大城市,2014年增多至28个,人口总数达4.53亿。

城市区域内的极度贫困人口往往非常集中,各国中央及地方政府正在竭力应对城市贫民区的人口增长。建造安全、可持续发展的城市,就要确保人人享有安全、廉价的住房,并改造棚户区。目标11还包括投资公共交通,开辟公共绿化空间,推动城市规划和管理愈发具有参与性与包容性。

城市在各种观念、商业、文化、科学、生产力、社会发展进程中起着枢纽的作用。城市在最佳状态运行时,人们能在社会和经济方面得到提高。

然而,城市发展的过程中仍然存在着许多挑战,其中包括以何种方式在创造就业机会和繁荣的同时,而不造成土地匮乏和资源紧缺。城市常面临的挑战包括拥堵、缺乏资金提供基本服务、住房短缺和基础设施的下降。城市面临的挑战可通过不断繁荣和发展,同时提高资源的利用及减少污染和贫困的方式解决。我们期望的未来,还包括这样的城市:它能为所有人提供机会,并使大家都能获得基本服务、能源、住房、运输和更多服务。

现状

最近几十年,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城市增长。2015 年,将近 40 亿人(占世 界人口的 54%)生活在城市;到 2030 年,这一数字预计将上升至约 50 亿。迅速的城市化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包括贫民窟居住者人数不断增加、空气污染加剧、 基本服务和基础设施不足以及城市无序扩张,这也使城市更加易受灾害影响。需要进行更好的城市规划和管理,以使世界上的城市空间更加包容、安全、有抵御灾害能力和可持续。截至 2017 年 5 月,149 个国家正在制订国家级城市政策。

发展中国家的城市人口中,生活在贫民窟的人口比例从 2000 年的 39% 下降到 2014 年的 30%。尽管取得一些成绩,但生活在贫民窟的城市居 E/2017/66 12 17-07553 (C) /17 民绝对人数仍在上升,部分原因是城市化加速、人口增长和缺乏适当的土地和住房政策。2014 年,估计有 8.80 亿城市居民生活在贫民窟条件中,相比之下,2000 年的这一数字是 7.92 亿。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迁往城市地区,城市往往会扩大其地域界限以容纳新居民。从 2000 年到 2015 年,在世界上所有区域,市区土地的扩张速度都高于城市人口的增长速度。因此,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城市的人口密度越来越低,城市无序扩张正在提出挑战,需要更加可持续的城市发展模式。

固体废物的安全清除和管理是最重要的城市环境服务之一。未收集的固体废物堵塞排水沟,导致洪水并可能造成水传播疾病的蔓延。根据 2009 年至 2013 年来自 101 个国家的城市的数据,65%的城市人口接受城市废物收集服务。

空气污染是一项重要的环境健康风险。2014 年,十分之九的城市居民呼吸着不符合世卫组织安全标准的空气。

具体目标

到2030年,确保人人获得适当、安全和负担得起的住房和基本服务,并改造贫民窟;

到2030年,向所有人提供安全、负担得起的、易于利用、可持续的交通运输系统,改善道路安全,特别是扩大公共交通,要特别关注处境脆弱者、妇女、儿童、残疾人和老年人的需要;

到2030年,在所有国家加强包容和可持续的城市建设,加强参与性、综合性、可持续的人类住区规划和管理能力;

进一步努力保护和捍卫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

到2030年,大幅减少包括水灾在内的各种灾害造成的死亡人数和受灾人数,大幅减少上述灾害造成的与全球国内生产总值有关的直接经济损失,重点保护穷人和处境脆弱群体;

到2030年,减少城市的人均负面环境影响,包括特别关注空气质量,以及城市废物管理等;

到2030年,向所有人,特别是妇女、儿童、老年人和残疾人,普遍提供安全、包容、无障碍、绿色的公共空间;

通过加强国家和区域发展规划,支持在城市、近郊和农村地区之间建立积极的经济、社会和环境联系;

到2020年,大幅增加采取和实施综合政策和计划以构建包容、资源使用效率高、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具有抵御灾害能力的城市和人类住区数量,并根据《2015-2030年仙台减少灾害风险框架》在各级建立和实施全面的灾害风险管理;

通过财政和技术援助等方式,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就地取材,建造可持续的,有抵御灾害能力的建筑。

这为什么是目标之一?

如今,有一半人——35亿人——居住在城市,而且,这个数字将继续增长。因为未来的情况是,绝大多数人住在城市,人类面临的某些最大问题——贫困、气候变化、保健和教育——的解决方案必须到城市生活中去寻找。

如今城市面临的某些最迫切挑战是什么?

不平等令人极为关切。有8.28亿人住在贫民窟,且这一数字在继续上升。城市能耗和污染程度也令人焦虑。城市占据了仅3%的地球陆地面积,但能耗却占到60%至 0%,碳排放占到75%。由于人口和建筑物高度密集,许多城市也更易遭受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的影响,所以,建设城市的抵御灾害能力对于避免人类、社会和经济损失至关重要。 

我住在城市,但我未受到这些问题的影响。为什么我也应该关心呢?

所有这些问题最终会影响到每个公民。不平等可能导致动乱和不安全,污染会使每个人的健康状况恶化,并影响劳动力的生产率,从而影响到经济,自然灾害有可能扰乱每个人的生活习惯。 

如果任由城市随意增长,会发生什么情况?

在世界各地的某些庞大的贫民窟、拥堵的交通、温室气体排放和无序扩展的郊区中,都能看到城市化规划不当的代价。贫民窟拖了 内生产总值的后腿,降低了预期寿命。选择以可持续方式行事,我们便选择了建设这样一种城市:所有公民都过上体面的、有品质的生活,且投身于城市的生产性和能动性活动中,创造共同繁荣和社会稳定,同时不伤害环境。 

实施可持续做法昂贵吗?

与收益相比,成本微不足道。例如,创建一个实用的公共交通网是有成本的,但是,从经济活动、生产质量、环境和联网城市整体收获方面来看,收益是巨大的。 

为帮助实现这一目标,我能做些什么?

  • 积极关注你所在城市的治理和管理

  • 注意在你的社区里,哪些行动能够奏效,哪些行动不能奏效

  • 积极宣传你认为自己所需的那类城市

为你的建筑物、街道和街区构想愿景,并且落实这一愿景。有足够的工作岗位吗?你离保健机构近吗?你的孩子能安全地步行上学吗?晚上你能与家人一起散步吗?离家最近的公共交通距离远吗?空气质量怎么样?你的公用公共空间是什么样的?你在自己的社区创造的条件越好,对生活质量的影响也就越大。 

整理 | 朱若云
插画翻译 | 江安琪

相关课程推荐

(点击图片进入学习)
 

课程介绍:想象一下:如果有这样一座田园城市,它以你的生活为中心,你不用继续在狭小的空间中夹缝生存,周末不用开车到五六环以外的郊区躲清静,出家门走几十米就有个称心如意的小花园。通过合理的城市规划和建设,我们生活的城市会更宜居,更有幸福感,更有人情味。

2月5日,国际公益学院携手西班牙卫浴品牌乐家Roca在Roca北京艺术廊举办了“理想家园——可持续发展中的城市公共空间”分享沙龙,英国社会科学院唯一一位以设计师身份入选的杨威院士结合中外城镇规划的项目进行了分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副主任王海军博士作为嘉宾对谈。

杨威院士说,世界城市化的发展非常迅速,过去的10年平均每周有120万的发展中国家的人进入了城市。科学的规划和可持续发展是全球所必须的。规划要把这些绿色低碳、社会公平的理念最后落实到一个人性化的尺度,反映历史文化的传承和自然的风貌特色。无论是世界上任何地方,规划唯一的甲方其实就是“人”,为人服务。

在中国,大家普遍认为城市应该要比乡村高级,行政高一级必须比行政低一级做得高级,其实两者不是对立关系,各有各好才能有特色。很多城市还是拷贝美国曾经犯过的错误,把城市划成很多小块,互相之间没有关系,城市之间没有体系,但其实城市应该是共享空间,应该让活跃的城市公共的开放空间、社会的体系来支持城市的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态和社会经济发展要匹配,生态和产业是互动和互补的关系。在与合作方的关系中,杨威认为规划者应该更加自信一些,这一职业不仅是服务,更具有社会责任和义务,所以做规划的时候不要轻易放弃,多跟合作方沟通、坚持原则,也会促进行业发展。

杨威院士希望运用21世纪田园城市的理念,真正能够让中国的山水、人文、城市和乡村发展特色,实现一个情景相融、绿水相通、文化传承、经济繁荣的美好的21世纪的家园。

讲师介绍:本次主讲嘉宾杨威院士曾被英国皇家规划师协会(Royal Town Planning Institute)评选为“最有影响力的女规划师”,在城市规划和设计领域屡获殊荣,她衷于探索研究城市的独特之处,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以打造新型田园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