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显示,收入不平等正在加剧,世界最富裕的10%人群占世界总收入的40%;最贫困的10%人群仅占总收入2%至7%。在发展中国家,如果考虑人口增长,不平等程度已经增长了11%。

差距加剧要求我们采取行动,落实政策,帮助收入最低人群,促进经济的包容发展,无论性别、种族、民族。收入不平等是一项全球问题,需要全球解决方案,包括改善金融市场和机构的规范与监管,并鼓励发展援助和外国直接投资流向最需要资金的地区。推动安全的人口迁徙及流动同样是缩小差距的关键。

国际社会在帮助人们摆脱贫困方面已经取得长足进步。最脆弱的国家,包括最不发达国家、内陆发展中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继续在脱贫方面取得进展。但是,不平等现象依然存在,卫生教育服务和其他生产性资产的分配差异巨大。此外,虽然国家之间的收入不均可能减少,但国家内部的收入不均却在增加。人们日渐认识到,如果经济增长不具包容性,而且没有兼顾可持续发展的三个方面,即经济、社会和环境,则经济增长就不足以减少贫困。

为减少收入不均,我们建议各项政策在原则上具有普适性,但要兼顾贫困和边缘化群体的需求。

现状

减少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的不平等,进展情况参差不齐。仍然需要在国际经济和金融机构的决策论坛上加强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此外,虽然汇款可以成为国际移民工人原籍国家庭和社区的生命线,但高昂的汇款成本却依然在削减这种惠益。

从 2008 年到 2013 年,在提供数据的 83 个国家(占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中的 49 个,最贫穷的 40%人口的人均收入或消费状况改善速度高于全 国平均速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其近期的配额改革提高了发展中国家(根据 M49 分类办法,定义是位于发展中区域的国家)的表决权比例,从 2010 年的 33%提高至 2016 年的 37%。这一提高仍低于发展中国家在成员总数中所占的 74%这一比例。虽然世界银行 2010 年的改革仍在实施中,这一努力却未能改变发展中国家自 2000 年以来在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所占的 38%表决权比例。

给予最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出口商品的免税待遇和优惠准入条件得到了扩大。从 2005 年到 2015 年,发展中国家产品免税待遇的关税细 目全球覆盖比例从 41%上升到 50%;对于最不发达国家产品,这一比例 从 49%上升至 65%。

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仍然需要更多的援助,以确保他们能 够分享可持续发展带来的惠益。2015 年,流入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 发展中国家的资源总额分别为 480 亿美元和 60 亿美元。8 个捐助国达 到了将0.15%的国民总收入作为官方发展援助提供给最不发达国家的目标。

国际移民工人汇款带来的惠益因汇款成本普遍较高而有所减少。平均而言,邮局和汇款运营商收取占汇款数额的 6%的费用,商业银行收取 11%。两者都大大高于 3%的目标。新技术和改进过的技术,诸如预付费卡和移动运营商,降低了寄钱回家的费用(2%至 4%),但尚未普及或用于许多汇款渠道。

具体目标

到2030年,逐步实现和维持最底层40%人口的收入增长,并确保其增长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到2030年,增强所有人的权能,促进他们融入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而不论其年龄、性别、残疾与否、种族、族裔、出身、宗教信仰、经济地位或其他任何区别;

确保机会均等,减少结果不平等现象,包括取消歧视性法律、政策和做法,推动与上述努力相关的适当立法、政策和行动;

采取政策,特别是财政、薪资和社会保障政策,逐步实现更大的平等;

改善对全球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的监管和监测,并加强上述监管措施的执行;

确保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和金融机构决策过程中有更大的代表性和发言权,以建立更加有效、可信、负责和合法的机构

促进有序、安全、正常和负责的移民和人口流动,包括执行合理规划和管理完善的移民政策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各项协议,落实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的特殊和区别待遇原则

鼓励根据最需要帮助的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非洲国家、小岛屿发展中国家和内陆发展中国家的国家计划和方案,向其提供官方发展援助和资金,包括外国直接投资;

到2030年,将移民汇款手续费减至3%以下,取消费用高于5%的侨汇渠道

这为什么是目标之一?

在全世界,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仍存在收入、性别、年龄、身体残疾、性取向、种族、等级、民族、宗教和机会的不平等。这些不平等威胁着长期的社会经济发展,妨碍减少贫穷,并且损害人们的成就感和自我价值感。这反过来会导致犯罪、疾病和环境恶化。最重要的是,如果人们被排除在机遇和服务之外,并且没有机会过上更好的生活,那么我们就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也不能让这个星球变得更好。 

有哪些不平等实例?

据估算,有6,900万五岁以下儿童死于大多可预防的疾病。农村妇女死于分娩的几率是城市中心妇女的三倍。在发展中国家,许多家庭生活在收入分配较20世纪90年代更加不平等的社会中。这些只是几个例子,但是反映了影响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问题。 

如果我没有受到歧视,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关注不平等现象?

当今世界,我们是互相联系的。问题与挑战、贫穷、气候变化、移民或经济危机从来都不只发生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即使是在最富裕国家,也有许多群体生活在赤贫之中。最古老的民主仍在设法克服种族歧视、恐同和仇视变性者,以及宗教不容忍。儿基会最近的一份报告指出,在一些高收入国家中,儿童之间的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全球不平等影响着我们所有人,无论我们是谁或我们来自哪里。 

我们真的能够实现世界人人平等吗?

我们可以而且应该实现人人平等,从而确保所有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需要统一政治、经济和社会政策,并且重点关注弱势群体和边缘化群体的需求。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实现人人平等是可能的。2007年到2012年,50多个国家,尤其是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和亚洲的一些最贫困家庭的平均收入增长比他们的国民平均收入增长得更快,由此减少了这些国家的收入不平等现象。 

我们能做些什么?

减少不平等需要变革。必须更加努力以消除极端贫穷和饥饿,并在保健、教育、社会保障和体面工作方面加大投资,尤其对年轻人、移民和其他脆弱群体。

在国家内部,赋权和促进包容性社会和经济增长非常重要。如果消除歧视性法律、政策和实践,则我们可以确保机会平等,减少收入不平等现象。

在国家之间,我们要确保发展中国家在全球问题决策中有更好的代表性,以使解决方案更加有效、可靠和可问责。

此外,政府和其他利益攸关方还可以通过计划周全、管理完善的政策,促进为数百万因战争、歧视、贫困、缺少机会等移民动机而离开家乡寻求更好生活的人们提供安全、正规和负责任的移民。 

整理 | 朱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