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促进各年龄段所有人的福祉对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各国在增加预期寿命和减少导致母婴死亡的常见病方面取得长足的进步。在加强提供清洁用水和卫生设施、消除疟疾、肺结核、骨髓灰质炎和艾滋病毒/艾滋病的传播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但是,还需要加倍努力,以根除一系列疾病,解决多种顽固和新出现的健康问题。

自千年发展目标通过以来,全球在降低儿童死亡率、改善孕产妇健康及抗击艾滋方面取得了历史性进展。1990年以来,全球可预防的儿童死亡率降低了超过一半。全球孕产妇死亡率下降了45%。2000年至2013年,新增艾滋病感染病例减少30%,超过620万人从疟疾中康复。

尽管成果显著,五岁以下儿童死亡人数仍超过600万。平均每天有1.6万名儿童死于麻疹、肺炎等可以预防的疾病。每一天,数以百计的孕产妇死于怀孕或生产引起的并发症。在发展中国家,农村地区仅有56%产妇在生产时能获得专业医务人员协助。如今,艾滋病已经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青少年的第一大死因,由于艾滋病疫情的蔓延,该地区受到重创。

预防和治疗、健康教育、接种疫苗、生殖健康相关的医疗服务等措施可以预防以上原因导致的死亡。可持续发展目标作出历史性承诺:到2030年,结束艾滋病、肺炎、疟疾及其他传染性疾病的蔓延。目标3旨在普及医疗服务,为所有人提供安全有效的药物和疫苗。其中,支持疫苗研究及开发工作并提供廉价药物是工作重点。

现状

自 2000 年以来,在卫生的多个方面已取得了引人瞩目的进展。然而,为了 到 2030 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健康目标,必须加快进展,特别是在疾病负担 最高的区域。

生殖、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健康

2015年,全球孕产妇死亡率为每10万例活产死亡216 人。如果到2030年实现低于70例孕产妇死亡的目标,则需要每年至少减少7.5%,这是2000年至 2015年所取得的年度进展速度的两倍多。大多数孕产妇死亡是可以预防的。2016 年,全世界78%的活产受益于分娩期间的熟练护 理,而2000年这一比率为61%。然而,在撒哈拉以南非洲,2016年,这一比率只占活产的 53%。

2015年,全球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为每1000例活产死亡43人。这一比率自 2000年以来降低44%。在撒哈拉以南非洲,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仍然很高,2015年死亡率为每1000例活产死亡84人。

儿童在生命的头28天是最脆弱的(新生儿期)。2015年,全球新生儿死亡率为每1000例活产死亡19人,比2000年的每1000例活产31人死亡有所降低。在中亚和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新生儿死亡率最高,2015年这几个区域的死亡率为每1000例活产死亡29人。

通过普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保健来防止意外怀孕并减少青少年生育,对于妇女、儿童和青少年的健康至关重要。2017年,全世界已婚或同居的78%的育龄妇女(15至49岁)的计划生育需要通过现代化方法得到满E/2017/6617-07553 (C) 5/17 足,比2000年的75%有所提高。在最不发达国家已取得实质性进展,该百分比在2000年至2017年上升了18%。

在全球范围内,15至19岁妇女的青少年生育率在2000年至2015年下降了 21%;在北美洲和南亚,该比率下降了50%以上。然而,在所有国家中,三分之二的国家的青少年生育率仍然很高,2015年每1000名少女中有超过20名少女生育。

传染病

在防治传染病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全球范围内,2015年每1000名未受感染者中有0.3例新增艾滋病毒(人体免疫机能丧失病毒)感染;15岁以下儿童中,有0.08例新增艾滋病毒感染。这一数据自2000年以来分别下降了45%和71%。艾滋病毒感染发生最多的区域是撒哈拉以南非洲,2015年每1 000名未受感染者中有1.5例新增感染。

2015年,世界各地报告了1040万新增结核病病例,即每10万人中有142个新病例,这一比率自2000年以来下降了17%。2015年全球疟疾发生率为每 1 000名面临风险的人中94例,这一比率自2000年以来下降 41%。2015 年,有16亿人因被忽视的热带疾病需要群体或个人治疗和护理,这一数字比 2010年减少了 21%。

2015年,约134万人因患肝炎死亡,其中90万人因乙型肝炎死亡。乙型肝炎可以通过疫苗接种加以预防;1岁儿童乙肝疫苗接种的全球覆盖比例从 2000 年的29%增至2015 年的84%。

传染疾病和死亡的主要风险因素是缺乏安全饮水、环境卫生和个人卫生 (水卫项目)服务,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中亚/南亚所受影响格外严重。由于缺乏水卫项目服务引起死亡的比率在这两个地区分别为10万人中46人和23人,而2012年全球每10万人中有12人死亡。

非传染性疾病和精神健康

2015年因心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道疾病和糖尿病造成的过早死亡(70 岁之前)共约1300 万例,占全球过早死亡人数的43%。2000年至2015 年,因这四个原因之一造成30岁至70岁人口死亡的风险从23%下降到 19%,未达到满足减少三分之一的2030年目标的要求比率。

忧郁症等精神紊乱症可能导致自杀。2015 年,在世界各地发生将近 800 000 例自杀,其中男子很可能自杀的比率为妇女的将近两倍。

烟草和酒精的使用造成非传染性疾病负担。《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已有180个缔约方批准,占全球人口的90%。然而,11亿多人在2015年消费了烟草,其中大多数是男子。15岁及以上人口吸烟率由 2007年的23%下降到2013年的21%。2016年,15岁及以上人口每人每年平均消费6.4公升纯酒精。

室内空气和环境空气污染是最严重的环境健康风险。2012年,全球因不洁燃料或低效技术烹饪产生的家庭空气污染导致约430万人死亡,而交通、工业、废物燃烧或住宅燃料燃烧产生的环境空气污染导致约300万人死亡。

其他健康风险

2013年,约125万人死于道路交通伤害,这是15至29岁男子死亡的主要原因。自2000年以来,全球道路交通死亡人数增加了约13%。

2015年,全世界估计有108,000人死于意外中毒。这一数字代表每10万人中有1.5人死亡,自2000年以来下降了33%。

卫生系统和供资

2015年,来自所有捐助国和多边组织的用于医学研究和基本保健的官方资金流为97亿美元,自2010 年以来实际水平增加了30%。其中,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成员国捐助了共计43亿美元。

2005年至2015年的现有数据显示,40%以上的国家每1000人只有不到1名医生,在约一半的国家每1000人只有不到3名护士或助产士,几乎所有最不发达国家每1000人只有不到1名医生和不到3名护士或助产士。

具体目标

到2030年,全球孕产妇每10万例活产的死亡率降至70人以下;

到2030年,消除新生儿和5岁以下儿童可预防的死亡,各国争取将新生儿每1000例活产的死亡率至少降至12例,5岁以下儿童每1000例活产的死亡率至少降至25例;

到2030年,消除艾滋病、结核病、疟疾和被忽视的热带疾病等流行病,抗击肝炎、水传播疾病和其他传染病;

到2030年,通过预防、治疗及促进身心健康,将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过早死亡减少三分之一;

加强对滥用药物包括滥用麻醉药品和有害使用酒精的预防和治疗;

到2020年,全球公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死伤人数减半;

到2030年,确保普及性健康和生殖健康保健服务,包括计划生育、信息获取和教育,将生殖健康纳入国家战略和方案;

实现全民健康保障,包括提供金融风险保护,人人享有优质的基本保健服务,人人获得安全、有效、优质和负担得起的基本药品和疫苗;

到2030年,大幅减少危险化学品以及空气、水和土壤污染导致的死亡和患病人数;

酌情在所有国家加强执行《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支持研发主要影响发展中国家的传染和非传染性疾病的疫苗和药品,根据《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与公共健康的多哈宣言》的规定,提供负担得起的基本药品和疫苗,《多哈宣言》确认发展中国家有权充分利用《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中关于采用变通办法保护公众健康,尤其是让所有人获得药品的条款;

大幅加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最不发达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的卫生筹资,增加其卫生工作者的招聘、培养、培训和留用;

加强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早期预警、减少风险,以及管理国家和全球健康风险的能力;

 

为什么这是目标之一?

确保健康生活并促进各年龄段所有人的福祉对于建设繁荣社会非常重要。 然而,尽管近年来在提高人们的健康和福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在获取医疗保健方面仍然存在不平等。每年有600多万儿童在五岁前即夭折,而且在发展中地区,只有一半妇女能够获得所需的医疗保健。恐惧和歧视限制了人们获取过上健康和富有成效的生活所需服务的能力,在那些地方,艾滋病毒/艾滋病等流行病肆虐。获取良好的健康与福祉是一项人权,这也是为什么《可持续发展议程》提供了一个新机会,以确保人人,而不仅仅是最富有的人,都能获得最高水准的健康和医疗保健。 

到目前为止我们取得了哪些进展?

在许多领域都取得了重大进展,包括妇幼保健以及应对艾滋病毒/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自1990年以来,孕产妇死亡率已经降低了约50%;2000年以来,麻疹疫苗使大约1 560万人转危为安;到2014年底,已为1 360万人提供了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我们已经走过了漫长道路,但是我们还有更长的路要走。真正的进展意味着实现普及医疗保健;使基本药物和疫苗可负担得起;确保妇女充分获得性和生殖保健服务;以及消除所有可预防的儿童死亡。 

实现这些目标需要花费多少?

确保所有人健康生活需要做出坚定承诺,不过收益高于成本。健康人类是健康经济的基础。例如,如果我们花10亿美元用于扩大流行性感冒、肺炎和其他可预防疾病的免疫接种范围,那么每年可以挽救100万儿童的生命。过去十年,健康和医疗保健的改善使一些最贫穷国家的收入增长了24%。

不作为的代价更高——数百万儿童将继续死于可预防的疾病,妇女在妊娠和分娩时死亡,并且医疗保健费用会继续让数百万人陷入贫穷。仅非传染性疾病就会使中低收入国家在未来15年花费超过7万亿美元 。

我可以做什么?

首先,你可以通过知情选择、安全性行为,以及为你的孩子接种疫苗,促进和保护自身健康,以及你身边人的健康。你可以提升所在社区对健康、健康生活方式以及人们有权获得优质医疗保健服务的重要性的认识。通过学校、俱乐部、团队和组织采取行动,促进人人更加健康,特别是如妇女和儿童等最脆弱群体。

此外,你还可以要求政府、地方领导人和其他决策者对其改善人们获得健康和医疗保健的途径的承诺负责。 

整理 | 朱若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