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的老师和校长,为了控辍保学,每天都会给‘问题学生’买烟、塞钱,只要这些学生愿意继续呆在学校、不出去搞事就行。”

 “听不懂”的故事

一个冬日的下午,阳光斜洒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来自某少数民族地区的伙伴一边捧着手中的茶,一边说着他为什么要放弃北京的工作、回到家乡创办机构。

“我们那里的女孩子,很多14岁左右就不上学了,但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大部分就结婚生娃了;当地的老师和校长为了完成控辍保学的指标,每天都会给‘问题学生’买烟、塞钱,只要这些学生愿意继续呆在学校、不出去搞事就行,学习成绩好不好都不重要了。”他一边说,一边无奈地笑着。

财新图片编辑出品

 

这位伙伴在边疆的少数民族地区创办了一家公益机构,希望通过为当地青年(初中左右)提供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来降低青少年犯罪率、提升就业率和增强他们的幸福感。

当他在描述这些“日常”片段时,如果此前对这样的“日常”不曾了解、或者想象力不够丰富的话,可能会感到震惊和诧异,因为这一切都是“现行法律”不允许或是与大部分城市生活经验不符的

最初看项目文本时,感觉“和同类项目差别不大”,甚至觉得使用的方法还不如其他项目“创新”。但随着对方提供越来越多的信息,我也逐渐代入了“当地人”的角色:

当我想象自己是一个十几岁的初中生,要面临的是“无书可读、无工可做、无路可选”的环境时,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他会选择这样看似“效率不高”(但实际上有效)的干预手法。

公益是涉及人的工作,与人相关的工作大多复杂,而涉及到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区(如少数民族地区、乡村等)的问题就更复杂,很多工作的开展还需要考虑文化冲突、价值冲突的情况。

社会工作中有一个重要的理论是“人在情境中”,即人不是完全独立自存的个体,研究一个人和他的行为,必须将他放到他所处的环境(他的家庭、学校、工作场所或是社区)中进行,需要注重研究和理解人在系统中(人与环境、人与人)的影响和困扰。

作为一名资助工作者,当发现故事“听不懂”的时候,需要运用“人在情境中”的理论和方法去看待和分析问题,“共情”显得尤为重要。

大部分情况下,人们会基于自己的经验和专业背景做出判断,但个体的经验是有限的。而即使是同一个问题、在不同的环境下也会有不同的呈现。

如果不能“在情境中”看待和理解问题,很容易会对问题的理解出现偏差,从而无法与伙伴有更全面、深入的讨论,也不可能提供匹配的支持。

 

“看不见”的距离

三一基金会广州办公室里有两个“电话亭”,是专门用来打电话的小隔音室。

最近,因为平均每天要打4-5小时的电话,为了不打扰同事工作,我自动进驻了电话亭。

基金会里有个电话亭

电话亭里住着刘湘婷

 

为了能选出最符合资助理念的项目,一方面需要尽可能多地接触不同类型的项目,另一方面需要对每一个项目有足够深的理解。

但困难的是,想要通过公开渠道去获得全面、真实、核心的项目信息一般很难,即使配有“鲜活”的故事、个性化的总结。

除了搜索项目信息、阅读机构资料,最好还是要跟机构相关人员(创始人、负责人或核心团队等)有直接对话的机会。

那些迈出第一步的动力和勇气,对社会问题复杂性的理解与洞见,以及对机构未来发展的信心与忧虑,不在官网上或报告里,而在那突然压低或提高的声调中,在短暂又无比漫长的沉默中,在忽而皱起忽而舒展的皱纹中。

曾经有位前辈说“整天坐办公室是做不好公益的”,这对于资助工作者同样适用。

通过走访和对话,我对每位项目伙伴的工作领域都有了更深层的理解。但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每个人、每个群体及所处的环境都千变万化,各有不同,对于一些项目的设计或执行,很可能超出资助工作者个人认知。

比如生活在汉族地区的我们,很难体会和理解民族地区传统习俗与现代文化冲突所带来的那种张力,就可能会产生“做这些的价值何在?”的疑惑,甚至会忽视那些行动的成效,以及行动本身对于当地公益生态的巨大价值。

比如在某些地区,至今保持着相对开放的性关系的“传统”,但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这种“传统”却腐化为性犯罪的土壤,成为很多加害者的“借口”,如何在这种冲突下开展工作并取得效果就成为了极大的挑战。

有公益伙伴提到:我们不是在一线工作的执行团队成员,我们和项目是有天然距离的。

但是这个“距离”不能过大,也不能让“距离”的存在影响了我们的判断。所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资助工作者需要到一线去,到有着最鲜活的例子、最真实的改变、最迫切的问题的一线去,尝试和伙伴在一起去理解问题和行动,帮助识别漏洞,从而减少“静态的、经过抽象化的、经过提炼和工具梳理过的、甚至是(很糟糕的)格式化的‘事实’”带来的局限。

方法论只是“工具”,工作不能为“工具”所困。

日常工作中,我们会接触到不同地域、不同领域的伙伴,某些情景下,合适的工具和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快速地厘清项目的逻辑、抓住项目的亮点。

但如前所述,基于人和环境的复杂性、也不能仅凭“工具”去做判断。如果被“工具”所困,忽视了那些独特、复杂而生动的真实,那将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