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年46岁的时装设计师梅农得知,在印度喀拉拉邦新冠疫情最严重的时候,50张病床对于每个新的新冠医疗护理中心都是必须的,这导致床垫供不应求。因为传统床垫笨重又缺乏消毒措施,每次当新冠病人出院时,他们睡过的床垫就会出于安全考虑被焚化处理。梅农表示:“如果需要燃烧用过的床垫,那有多少床垫都不够用。”

为了满足床垫的需求,梅农的解决方案是从制造PPE的工厂收集塑料边角料——PPE是一种综合性能优良的热塑性工程塑料,在疫情中多用于防护用品比如手套、防护服、护目镜等的制作和使用。

妇女们将这些小碎块编织成6英尺长的绳,之后将这些绳以之字形来回对折排列,再用细绳将它们绑在一起,这样就制成了轻便、柔软、可清洗、卫生的床垫,价格仅为普通床垫的一半,大约300卢比(3英镑)。

■ 梅农设计的床垫是用PPE废料制成的,梅农表示:“这是我所找寻到的最好的材料。”/ 卫报

梅农住在科钦附近的橡胶种植园里,科钦附近的Arayankav村的妇女们因为梅农设计的床垫找到了工作,这种环保床垫同时也避免了反复焚烧污染环境,同时也让“一床难求”的新冠诊所有了床垫。

2020年2月,梅农开车去科钦时看到了孩子们睡在马路上,她想到可以使用废弃材料来制作床垫。几天后,梅农拜访了一位经营时装屋的朋友,在那里,她看到成堆的不同尺寸的废弃布料。

梅农表示:“那时候,我就认为我们可以用编织物为无家可归的人制作床垫,我们可以使用不同尺寸的材料来编织,很细碎的材料也能编织到一起,编织对于每个人来说也都非常简单。”

3月的时候,梅农制作了20张床垫,她将这些床垫分发给了无家可归的家庭。随后因为封锁,梅农在时尚设计领域的朋友一夜之间没了生意。工人随之被解雇了,当时的情况看起来非常严峻。

■ 妇女们用布料编织成床垫 / 卫报

梅农也无法再继续用纺织废料编织床垫,直到7月份,当她去拜访朋友的裁缝店,发现他已经开始生产PPE,角落堆放的大量的塑料碎片让梅农眼前一亮。

梅农坦言:“我捡起它们,发现它们比废纸屑更干净、更柔软、更无尘。这是我所找寻到的最好的材料。” 

梅弄的朋友也很高兴她能带走这些废料,他一直很为难如何处置这些废料,因为除了燃烧,他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

同时,新冠大流行期间,喀拉拉邦不得不在整个州建立大量的新冠医疗护理中心,每个中心都需配置50个床位,村委会开始争先恐后地寻找足够的床垫。

除了为新冠医疗中心提供床垫外,梅农还与非政府组织合作为无家可归者庇护所和流浪者提供床垫,他们的宗旨是“每个人都值得睡个好觉”。印度有170万无家可归的人,他们通常睡在地面或是薄垫子上。

国际非营利组织创行(Enactus)组织了一部分印度学生广泛推广该床垫,创行是由会计公司毕马威(KPMG)成立的。

沙希德苏克德夫商业研究学院的伊莎特克·巴伯拉是国际非营利组织创行的运营负责人,巴伯拉表示:“我们觉得瑜伽中心也会有兴趣购买梅农的这种床垫,因为这种床垫又轻又软,易于卷起。”

喀拉拉邦的学生为当地的新冠医疗护理中心制作床垫 / 卫报

梅农不太可能遇到原材料短缺的问题。印度纺织部本周宣布,印度已成为全球第二大PPE制造商,印度有超过1,000家PPE制造商,每天生产量超过450万件。

联合国工作人员也开始制作梅农设计的床垫,并将这一设计列入了易复制的新冠创新清单中。

目前,几家印度公司也已与梅农联系。梅农表示:“这些大公司应该履行其企业社会责任。编织床垫为农村妇女提供一种无需任何设备即可持续性获取收入的好方法。这种方式真的完全不需要任何投入,只需要一点工作空间就可以。”

**本文原标题为《新涌现的事物:这个项目让PPE废料变成新冠病人的床垫》(New-sprung: the project turning PPE offcuts into Covid patient mattresses),作者是来自新德里的阿姆里特·迪隆(Amrit Dhillon),于2021年1月4日发布于卫报官网(theguardi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