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从业者经常要撰写项目建议书。但很多公益人并不懂得如何撰写项目建议书。其中,最大的重灾区就是“项目背景”这一版块。很多人不知道它要填写什么内容,因此经常忽略它,简单潦草地填一填,就迫不及待地策划起项目活动,甚至计算起项目预算来。

“项目背景”是项目建议书的开头,也是最为重要的部分。它回答的是,“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这一关键性问题。毫无疑问,在很多时候,它比“项目的内容是什么”、“怎么做这个项目”以及“项目需要多少钱”要重要得多。

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一切从问题出发

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现实之中有很多可能。

有人是从能力出发:我很想为社会做些事情,我会做这件事情,于是就做了。我们机构过去一直在做这件事情,而且做得不错,所以我们应该继续做这件事情。

有人是从资源出发: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源尤其是资金,这样才能让机构存活并发展壮大,因此我们必须设计项目,而且是符合基金会、企业、政府或公众捐赠人偏好的项目。

有人是从价值观出发:我认为社会应该是公正、民主、自由的,人应该是积极向上、关心他人、保护环境,有责任感和公德心的,所以我要去宣传、教育、倡导、带动改变。

这些出发点都有很强的合理性,但也很容易将项目带入歧途。

从能力出发?

“从能力出发”是一种保险的心态,它力求稳妥,也因此不利于创新和突破。我们自身的能力,很多时候,并不足以完成一项事业,我们常常需要和其他人、其它组织通力合作,才能有所贡献。而且,能力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有待拓展的。用我们过去和现在擅长做什么,来指引项目的方向,将大大限制项目的可能性。

从资源出发?

“从资源出发”似乎是公益组织发展的捷径。短期看,它看似能够帮助公益组织快速摆脱资金少、工资低、规模小等生存困境。但是,如果不能在机构发展过程中,把重心调整到对解决方案的探究上,资源也必将在两到三年内枯竭。以筹款为目的的项目,最终的结局往往筹不到款,这样的案例在公益领域并不鲜见。

从价值观出发?

“从价值观出发”很容易滑落成,对现实心存不满和漠视。急于改造世界的人常常对世界的理解并不深刻,因此也就难以真正带来改变。如此设计出来的项目,也常常不被服务对象以及合作伙伴接受。

当然,这并不是说对能力、资源和价值观的考量都不对。公益解决方案本来就是系统性的,它们毫无疑问是重要内容,但作为原初的出发点,都有所欠妥。

在我看来,公益项目的出发点只有一个,那就是目标对象的需求,也就是他们在真实世界中所遇到的问题和困扰。我们应该针对解决问题的需要,来提升自我和机构的能力,以及吸纳和拓展资金、技术、人才等资源。如果我们希望对社会有所贡献,那么首要的我们应该弄清楚社会需要什么,然后再与我们拥有什么相结合。

一切从问题出发,更苛刻的要求是,在分析社会问题的时候,应尽力将能力、资源和价值观抛置一边,真正站在目标对象的角度来体会他们的困境和需要。虽然人们难免受到自身知识、意识和价值观的影响,但为了实现公益有效,我们还是应该努力练习放下道德和价值观判断,降低“选择性理解”的干扰。我们应该尽量避免被“这个问题我们无法解决”,或者“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或者“这个世界为什么不是那样”这样的想法困扰。我们应尽力先将问题分析和问题解决这两件事情区分开来,避免在对问题不清不楚的情况下,不审慎地设计项目,贸然采取行动。


什么是好的问题分析

好的问题分析可以带来精准的项目设计,指导有效的解决方案。在我看来,问题分析的好不好有以下几个主观性衡量标准:

1. 打动自己,打动别人

好的问题分析的最显著特征是直接、真诚、能打动人。当我们认为自己找准了一个社会问题时,一定要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是我们发起内心愿意为之努力的吗?这个问题描述,能让合伙伙伴们也感同身受吗?

有一些问题的描述,显得过于笼统,甚至让人不知所云。比如“孩子不具备世界公民的意识和观念”。不能为大多数人所理解,是很多公益项目无法获得广泛社会支持的原因之一。

曾经有两个问题的描述,很打动笔者,如下:

其一,打工子弟在城里上学,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但家长还没有下班,他们就只能在社区里闲逛,很不安全也容易染上社会恶习;其二,随着适龄大学生的减少,中国将来有一些大学会有倒闭的风险,西藏、贵州等西部地区三本院校可能首当其冲,这些院校是当地为数极少的大学,倒闭会对当地的人才培养和经济发展产生严重影响。

这两个问题分析都非常简单直接、清晰明了。说到公益组织筹款,短期上其实依靠的并不一定是解决方案,而往往最可能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打动人的问题。

2. 有启发性,而不暗含答案

一个好的问题,能够启发人的思维。有没有足够的内涵可供挖掘,是判断一个问题好坏的重要标准。

UNDP 曾举过三个不同的问题案例:

A.少数人群没有投票的权利;

B.少数人群不参加选举;

C.少数人群选举的参与率低;

A 到 C 三个问题描述,展示了问题内涵不断加深的过程。A 问题很容易将项目引向权利倡导之中;B问题暗暗将问题归结于“少数人群”自身;C 问题则开放得多,不同的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分析它的原因,即可能有“权利”的原因,也可能有目标人群的“意愿”和“能力”问题,还可能是设备、流程、技术等多方面的问题,如此等等。

在公益项目设计中,我们经常见到一些暗含着答案的问题描述。比如:“农民工缺乏技能培训”,这个问题描述,不仅把农民工所遇到的问题限定在了“技能”方面,而且还限定了“要通过培训的方式”。

好的问题包容性强,有利于展开多角度的分析。只可能有一种答案的问题不是好问题。暗含答案的问题分析,其实并没有在分析问题,而早就跳过问题直奔项目活动去了。

3. 创新独到,哪怕会错

公益组织所针对的大多是复杂的长期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之所以还没有被解决,往往是因为过去的解决方案都有其不足之处。我们需要创新的方案,而方案的创新要从创新地理解问题开始。公益组织是某个领域的专业机构,因此对该领域问题的理解,应该具有一定的深度和独到性。

这里提出一个“路人检验法”:如果你对所属领域的问题的分析,与路上行走的非专业人士的理解和分析是一样的,这很可能说明分析缺乏创新和独到性,还需要进一步深度解剖。

谈起教育,我们的思考仅仅停留在“应试教育”、“高考”、“教育不公正”等路人皆知的层面,我们就很难提出具有针对性的、创新的、有效的解决方案。如果一个人在一个领域内工作多年,却不能对问题有自己独到的见解,那么他一定是疏于思考的。

问题分析是主观的,很难判断对错,“可能会错”,是创新需要付出的代价。一个面面俱到,试图满足所有人期望,而且不可能错的问题分析,对行动往往没有任何指导意义。

4. 如果解决,那又怎样

一个好的问题不管多么创新,多么有意思,最终都要能够对行动、对决策有意义。因此,在结束问题分析之前,我们还要问最后一个问题:“如果解决,那又怎样?”,它能告诉我们什么?它可能会得出什么对行动和决策有用的见解,让我们所有改变?

如果问题得以解决,不会有什么作用,或者我们仍不能满意,这往往意味着,我们找错了问题,或者这个问题并不是我们真正想解决的问题,或者在问题的背后,还有一个真问题有待解决。

曾经有一个项目,针对的是西部某地区孩子没鞋穿的问题。但如果孩子们有鞋穿了,项目团队就满意了吗?他们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团队关心的其实是“孩子没有鞋子穿”背后的问题,也许是身体健康问题,也许是孩子们的辍学问题,而这些问题才真正能让团队充满动力地工作。

我们还可以用这个标准检验很多东西。比如如果解决了公益人士薪资低的问题,我们就满意了吗?如果公益组织负责人的领导力提升了,我们就满意了吗?如果英语老师的英语水平提高了,我们就满意了吗?如果志愿者的能力都提升了,我们就满意了吗?多次追问,可以帮助我们找到驱动内心的真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