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20年9月22日开幕的世界领导人会议——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指出,当今世界面临五大挑战:严重的地缘紧张局势、气候危机、全球互不信任、数字世界的黑暗面和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他将这些威胁比作危及人类共同未来的“天启五骑士”,并强调应通过制定新型的公平社会契约并改进全球治理,来征服这五大威胁。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呼吁通过新型社会契约和全球新政战胜“五大人类威胁”

 

1. 疫情暴露了世界的种种脆弱性

古特雷斯在致辞中说,今年1月份,他曾在大会发言,指出当今世界好比出现了《圣经》中象征世界末日到来的“天启四骑士”——即危及人类共同未来的四大威胁:(1)多年来最严重的全球地缘战略紧张局势;(2)生存攸关的气候危机;(3)深度且日益加深的全球互不信任;(4)数字世界的黑暗面。

他说:“当时第五个‘骑士’正在暗中潜伏。自1月份以来,冠状病毒病疫情已在全球迅速蔓延,加入了其他‘四骑士’行列,并使每个‘骑士’的烈焰更加凶险。每天,可怕的死亡人数都在增加,家庭悲痛,社会动摇,支撑世界的几大支柱本已不稳,现在更是摇摇欲坠。”

而与此同时,他指出,人类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卫生危机、自大萧条以来最大规模的经济灾难和失业,以及严重危及人权的新威胁。

他说:“疫情暴露了世界的种种脆弱性。其中包括日益加剧的不平等、气候灾难、不断扩大的社会分化以及猖獗的腐败。这场大流行病利用了这些不公正现象造成的可乘之机,侵害最脆弱的群体, 抹去了几十年的进步。”

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评估,全球贫困30年来首次出现上升趋势,而人类发展指标正在下降。古特雷斯指出,“世界正在快速偏离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轨道”;但与此同时,他说,“核不扩散努力日渐式微,而我们也未能在新出现的危险领域,特别是网络空间采取行动”。

 

 

2. 危机面前,如不能团结互助,将人人皆成输家

古特雷斯表示,我们面临着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在这样一个时刻,全世界正苦苦挣扎、压力重重,急切寻求真正的领导力和行动。

他说,人类正处在的这样一个紧要关头“恰似1945年”。1945年,建立联合国的创始者经历了一场大流行病、全球大萧条、种族灭绝和世界大战,他们知道不和谐的代价和团结的价值。他们在成立联合国的《宪章》中塑造了一个富有远见和以人为本的应对办法。

但是,他指出,此次疫情危机不同于过往的任何危机。他说,“我们将会看到,这种大流行病危机还会以不同的形式反复出现。此次疫情不仅是警钟,也是对世界应对今后各种挑战的一次彩排”,并提醒大家,“在前进的道路上,我们必须谦虚谨慎,认识到世界曾被微小的病毒击垮。”

与此同时,他强调全世界必须齐心协力、团结互助。“各国如各行其是,病毒就会四处传播。”“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均已告失败。在遏制病毒的方式上奉行这些主义,往往明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迄今向应对挑战能力最弱的国家提供的援助实在太少。”

他进一步指出,领导力和权力之间往往也出现脱节。“我们看到展示领导力的突出范例;但它们通常与权力毫无关联,并非有权力就一定也有必要的领导力”。

他说:“在互联互通的当今世界里,我们早该认识到一个简单的真理:团结互助符合我们自身利益。我们如不能看清这一事实,则人人皆成输家。”

 

3. 呼吁“全球停火”并竭尽全力避免“新的冷战”

为此,古特雷斯重申在新冠大流行初期即提出的“全球停火”的呼吁,强调“在大流行病期间发生冲突,赢家只有一个,那就是病毒”;他说:“我要呼吁国际社会作出新的努力,力争在今年年底前实现这一目标。我们还有整整 100 天时间。”“前进的道路上存在重重巨大的障碍:深度不信任、破坏者以及多年累积的战争包袱。但我们有理由满怀希望。”

他回顾到,最初的全球停火呼吁得到了联合国180个会员国以及宗教领袖、区域伙伴、民间社会网络和其他方面的支持;从喀麦隆到哥伦比亚,再到菲律宾和其他地方,一些武装运动也做出响应,即使它们宣布的停火中有几项未能得到维持。

此外,一些冲突局势也出现了新的和平希望:例如,在苏丹,政府与武装运动之间达成新的和平协议,古特雷斯认为,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在阿富汗,经过多年努力之后,和平谈判终于启动。

他说,在一些局势中,新的停火比过去得到更好的遵守,有的是在没有停火安排的情况下停止了战斗。

  • 在叙利亚,伊德利卜的停火基本得到维持。(古特雷斯再次呼吁叙利亚全国各地停止敌对行动。)

  • 在中东,加沙经历了一段平静时期,至少暂时搁置了对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部分地区的吞并。(古特雷斯敦促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重新进行有意义的谈判,根据相关的联合国决议、国际法和双边协议落实两国解决方案。)

  • 在利比亚,战斗已经平息,但雇佣军和武器的大规模集结公然违反安理会决议,重新发生对抗的风险仍然很高。(古特雷斯强调必须共同努力, 达成有效的停火协议,恢复利比亚人政治谈判。)

  • 在乌克兰,最近的停火制度仍然有效。(古特雷斯指出,尽管如此,至关重要的是必须在在悬而未决的安全和政治问题上取得进展。)

  • 在中非共和国,去年的和平协议帮助大幅减少了暴力。(古特雷斯称,在联合国维和特派团的主持下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下,中非全国对话正在进行,以支持即将举行的选举和支持继续执行和平协议。)

  • 在南苏丹,部族间暴力激增令人不安,但通过联合国维和特派团的支持,停火大多得到维持。

古特雷斯指出,即使在冲突肆虐的地方,联合国也不会放弃寻求和平。例如,在也门,联合国在全力推动各方共同达成关于联合声明的协议,包括全国停火、经济和人道主义建立信任措施以及恢复政治进程。

古特雷斯说,他特别担心的是,“此次疫情会为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团体提供可乘之机。”“在恐怖团体特别活跃的地区,克服实现和平的障碍要困难得多。在萨赫勒和乍得湖地区,我们看到此次疫情对健康、社会经济、政治和人道主义造成相互交错的影响。”

他还说,在许多地方,疫情加上冲突和破坏扰乱正在对粮食安全造成瘫痪性打击,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尼日利亚东北部、南苏丹和也门,数以百万计人民面临着饥荒风险。

针对以上种种,古特雷斯认为“采取新的集体行动推动和平与和解的时机已到”,“呼吁国际社会由安全理事会牵头,进一步努力,在今年年底前实现全球停火。”

与此同时,古特雷斯指出,世界还必须竭尽全力避免新的冷战。他说:“我们正在朝着非常危险的方向前行。我们的世界无法承受这样一个未来: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在‘大裂痕’中分裂全球——每个经济体都有自己的贸易和金融规则以及互联网和人工智能能力。技术和经济鸿沟必然具有演变成地缘战略和军事鸿沟的风险。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情况。”

 

 

4. 反对疫苗国家主义

古特雷斯提出,面对新冠疫情的全方位挑战,联合国采取了全面应对措施,包括:

  • 由世界卫生组织牵头,支持各国政府——特别是发展中世界各国政府——拯救生命,遏制病毒传播;

  • 通过联合国的全球供应链已帮助向130多个国家提供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医疗用品;

  • 通过《全球人道主义应急计划》向最脆弱的国家和人——包括难民和境内流离失所者——提供了拯救生命的援助;

  • 动员整个联合国系统进入发展应急模式,启动联合国国家工作队,迅速发布政策指导来支持各国政府。

  • “核实”运动(“Verified” campaign)正在与网上虚假信息作斗争——网上虚假信息是动摇许多国家民主根基的恶毒病毒。

古特雷斯说:“我们正努力推出治疗和疗法,将它们作为全球公益物,并支持作出各项努力,以提供在所有地方都可获得且负担得起的人民疫苗。”但他指出,“有些国家据报正在进行仅惠及本国人口的附带交易。”他认为,“这种‘疫苗国家主义’不仅不公平,还会弄巧成拙。除非人人安全,否则无人安全。”

他还指出,经济也不可能在疫情失控的情况下运行。他说,从一开始,联合国就一直推动一项至少相当于全球经济10%的大规模救援计划;在本次发言的一周后,联合国将召集世界各国领导人举行一次冠状病毒病时期及其后发展筹资问题会议,寻找解决方案。

古特雷斯说:“发达国家为本国社会提供了巨额救济资金,它们有能力支付巨款。但我们需要确保发展中世界不会陷入金融崩溃、从而加剧贫困和债务危机。我们要作出集体承诺,避免螺旋式下降。”

 

 

5. 对妇女和女童予以特别关注

古特雷斯指出,面对此次疫情造成的社会和经济冲击,占世界人口一半的女性首当其冲。在受失业冲击最严重的行业中,妇女从业者比例过高。疫情产生的大部分无偿护理工作都由妇女承担。但是,妇女可以依靠的经济资源较少,因为她们的工资较低,获得福利的机会也较少。 

与此同时,古特雷斯指出,随着学校关闭和童婚不断增加,数以百万计的女孩正在失去接受教育的机会,失去她们的未来。

疫情期间暴力侵害妇女和女童行为大幅增加,从家庭暴力到性虐待、网络骚扰和杀害女性等不一而足。古特雷斯说:“这是一场针对妇女的隐蔽战争”,“除非我们现在采取行动,否则性别平等可能会倒退几十年”,而“预防和制止这场战争需要作出与对其他形式战争的投入同样的承诺和资源。”

 他指出,“此次疫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清楚地表明,妇女发挥领导作用卓有成效。距北京会议已有 25 年之久,今天这一代女孩必须能够实现自己无限的抱负和潜力。”

 

6. 建设包容性可持续社会

古特雷斯指出,针对以上种种挑战,除了眼前的应对举措,现在着手进行的复苏努力必须带来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他说:“复苏是我们重新构建经济和社会的机会。我们已有多份蓝图:《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2030年议程》和《巴黎协定》。复苏需要建立复原力。这需要制定国家新型社会契约,还需要实施国际全球新政。”    

他指出,新型社会契约是要建设包容性可持续社会。包容性意味着:

  • 投资增强社会凝聚力,消除一切形式的排斥、歧视和种族主义;

  • 制定新一代社会保障体系,包括全民健康覆盖和有可能实现普遍基本收入;

  • 为所有人提供教育机会和利用数字技术——教育和数字技术是当今时代推动进步和促进平等的两个重大手段;

  • 实施让大家(个人和公司)都缴纳公平份额的税收制度;

  • 确保我们一切工作以人权为本;

  • 妇女和女童享有平等权利和机会。

古特雷斯强调,可持续新型社会契约意味着向可再生能源转型,以便到2050年实现净排放归零。他请所有国家在拯救、重建和重启经济过程中考虑采取六项积极气候行动:

  • 第一,提高社会复原力,确保公平转型;

  • 第二,实现绿色就业和可持续增长;

  • 第三,对工业、航空和航运业的纾困措施应附加一个条件,规定要与《巴黎协定》的目标协调一致;

  • 第四,停止补贴化石燃料;

  • 第五,在所有财政和政策决策中考虑气候风险;

  • 第六,携手合作,不让任何人掉队。

 

 

7. 在国际层面相应实施全球新政

但是,仅制定国家新型社会契约并不足够,古特雷斯说:“为了真正降低脆弱性和风险,更有效地解决共同问题,我们还要在国际层面相应实施全球新政。”

他指出,全球新政是要确保全球政治和经济体系提供关键全球公益物,而这种情况在今天根本没有发生,这使得世界的治理结构和道德框架出现了巨大缺口。

为弥合这些缺口,他强调,要确保广泛公平分享权力、财富和机会,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全球新政必须以公平全球化为根基,以每个人的权利和尊严、与自然平衡共存以及我们对今后世代负有的责任为依托。”“要把可持续发展原则融入各项决策,推动资源向绿色、可持续和公平的方向流动。全球金融体系必须朝着这个方向前进。贸易必须自由公平,而且不能有不正当补贴和壁垒,使竞争环境发生倾斜,不利于发展中经济体。”

他说:“全球新政必须着力解决全球权力结构中的历史性不公正问题。70多年过去了,多边机构需要升级,更加公平地代表世界所有人民,而不是赋予一些国家过大权力,限制另一些国家的话语权。我们不需要新的官僚机构。我们需要一个不断创新、造福人民和保护地球的多边体系。”

他进一步指出,21世纪的多边主义,必须实现网络化——使各行业、各地域的全球机构,从开发银行到区域组织和贸易联盟,都彼此相连;也必须具有包容性——利用民间社会、地区和城市、企业、基金会以及学术和科学机构的能力不断扩大参与圈。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多边主义行之有效并经受住21世纪的考验。”古特雷斯说,“我们不能靠回到过去或龟缩在国家保护壳内来应对这场危机。为了克服当今的脆弱性和挑战,我们要加强而不是削弱国际合作;要加强而不是退出多边机构;要改进全球治理而不是各行其是,混乱不堪。”

 

 

8. 疫情颠覆了世界,但也为新生事物创造了空间

最后,古特雷斯说,此次疫情颠覆了世界,但这种剧变为新生事物创造了空间。

“一度被认为不可能的构想突然提上议程。大规模行动看起来不再那么令人生畏;在短短几个月内,数十亿人根本改变了他们的工作、消费、移动和互动方式。大规模融资突然被证明可以实现,为拯救经济已发放了数万亿美元。”

与此同时,他认为疫情提供了深刻反思的机会。而关于今后的共同议程,他说将在明年提出报告,就如何实现共同目标进行分析并提出建议。

他说:“让我们从联合国历史取得的成就中汲取灵感。让我们对争取正义和尊严的运动作出积极响应。让我们征服‘天启五骑士’,建设我们需要的世界:一个和平、包容和可持续的世界。此次疫情给我们的教训是,我们的选择很重要。展望未来,让我们确保做出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