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夏以来,大家或许都对今年的高温深有体会。同在北半球的北极也正处于夏季,遭受着太阳近乎全天的炙烤,并不好受。

前两日,据挪威气象局报道,位于北极圈内的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气温创历史新高21.7℃,该地区每年此时的温度通常在5-8℃。

在斯瓦尔巴群岛上有一个俗称“末日种子库”的全球种子库,自2008年以来收集世界各地的种子样本,以防止农业作物因某些全球性灾难而灭绝。目前,种子库会受到高温怎样的影响还是个未知数。

斯瓦尔巴群岛并不是孤例。上个月,坐落在北极圈内韦尔霍扬斯克(Verkhoyansk)小镇达到了38℃的高温,这是北极圈以北自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温度

受高温影响最为严重的莫过于北极的生态系统。一篇发表在《自然气候变化》杂志上的论文称如果目前的升温速度持续下去,北极海冰继续减少,到2100年,全世界的北极熊可能几乎灭绝。

面对如此严峻的升温趋势,7月24日,世界气象组织举行发布会,对近来北极地区出现的高温天气提出了警告并呼吁紧急应对北极的高温。

发布会上,发言人克莱尔·纳利斯说,“在北极发生的事不会只局限在北极,而是会影响世界上数亿生活在不同地区的人口。”

持续高温、海冰融化、北极熊或将灭绝......北极正在发生什么?

北极怎么了?

在北极圈,炎热的夏季并不少见,但近年来北极却频频出现异常的高温。

今年夏季,西伯利亚经历了异乎寻常的高温,5月份的温度比平均水平高出10℃ ,这使整个西伯利亚北半球乃至全球的5月份成为有记录以来最热的5月。

其实,在过去几年,北极就一直在升温。

虽然整个地球都在变暖,但根据世界气象组织的报道,北极是世界上变暖最快的地区之一,其变暖速度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

持续高温还让北极都“燃烧”了起来。自6月中旬起,西伯利亚和阿拉斯加部分地区的火灾次数和强度都有所增加,排放出来5900万吨二氧化碳,是自2003年记录以来本月最高的碳排放量。

然后是最“俗套”的情节:野火带来的大量温室气体,转而加速气温的增高。

新一轮的恶性循环。

气温升高还导致了海冰大量融化。根据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的数据,2020年7月上半月,北极海冰面积平均每天减少14.6万平方公里,远高于1981-2010年平均速度(8.59万平方公里/天)。北极的一些地区以前全年都有冰,如今却有越来越多的地区长时间无冰。

虽然北极熊是否真的会濒临灭绝还尚无定论,但毫无疑问,气候变化对我们的影响正在显现,北极加速变暖是不可争议的事实。

 


 

今年是极端天气频繁出现的一年,南方持续不断的暴雨天气,年初的澳洲大火,以及北极持续的高温热浪。这些究竟会对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

我们邀请了来自Greenpeace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刘君言。Greenpeace一直关注北极的气候状况,刘君言在博士时期就开始做气候变化相关的经济学研究,从她的专业视角为我们分享。

以下是采访内容。

北极气温到底有多高?

2020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从我们的数据显示,西伯利亚地区从1月份开始就呈现异常高温的状态。总的来讲,1-6月整个西伯利亚地区的平均温度已经比往年的同期月均温高了5℃。

这个数据是非常高的,也直接使得全球6月平均温度较1981-2010同期平均气温高了约0.53℃。这意味着北极地区的升温对全球的气候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同时,与此前相比,我们可以看到特别是人类活动导致的气候变化是这个持续高温热量背后的主要推手。如果没有人类活动影响的话,这个事件发生的概率可能差不多是8万年一次。人类活动让概率提高了大概600倍左右。所以说北极的气候变化以及它的显性影响在今年表现得格外突出。

北极、南极以及青藏高原在内的第三级一直是气候变化影响非常显著的区域,可以说是气候变化的指示器。对北极的研究可以看到气候变化对全球生态系统以及人类社会经济带来的影响。  

北极也会着火吗?

其实说到北极这个概念的时候,不仅是冰川与冰原。北极这个概念是比较大的,在北极除了冰盖覆盖,还有很多的亚寒带针叶林。

今年持续的高温热浪使得北极的苔原以及针叶林带非常干燥,水分散失得非常多,这使得野火非常容易发生。

我们在从5月份开始就在持续监测西伯利亚区域的野火的肆虐。总的来讲,今年高热浪天气是野火肆虐背后的主要推手。

北极的生态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最显著的就是北极海冰的消退。从NASA的数据来看,海冰消退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在今年热浪的助推之下,北极海冰的面积也达到了历史新低。

除了海冰以外,整个区域的生态系统也发生着显著变化。随着气温的升高,植物的生长期延长,北极地区原生态的苔原系统会显著减少。

北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生态系统叫做冻土。今年在俄罗斯在靠近北极圈区域发生的柴油泄漏事故就与永久冻土的融化密切相关。当冻土融化的时候,土壤不再坚固,上面的建筑物就会发生变形。

北极熊会灭绝吗?

那篇研究其实是主要针对北极熊它适宜生存的栖息地——海冰不断减少的情境做了一个模拟,但是影响北极熊生存以及种群数量的因素还有很多,包括食物来源、有没有上级的猎食者等等,这些都会对它的生存造成影响。

但生态系统变化会从哪些方面对北极熊的种群造成影响,可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才能去判断。我觉得单凭一篇文献来说,北极熊是否会灭绝的不确定性还是比较强的,或者说局限性还是挺大的。至于气候变化是不是幕后推手,这是毋庸置疑的。

我们的生活会受影响吗?

北极高温对全球最显著的影响之一当然是海平面的上升。冰川冻土的消融加之海水受热膨胀效应,使得全球的沿海地区都暴露在海平面上升的威胁之下。

根据 IPCC的去年的报告,20世纪全球海平面上升了约15cm,并会在未来几个世纪持续保持上升趋势。从1980年到2019年,中国沿海地区海平面上升速率很快达到了3.4mm/年,速度已经高于全球的平均水平。

上海、天津滨海新区、广州等等沿海区域将会有越来越大的区域暴露在海平面上升的威胁之下。一旦海平面上升叠加风暴潮,比如台风或是巨浪,它的风险会比我们预想得还要高。

气候变化不是个别国家的问题,北极的变化会直接影响到中国内地的沿海城市,青藏高原第三极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到例如印度河、恒河等流域的用水问题,所以它是与全球各国都密切相关的议题,没有谁可以独善其身。

有人说全球变暖是一场骗局?

 我们说气候变化是否是一个谎言,或者说它的科学性在哪?其实现在全球的科学家都在用科研数据,用观测的数据来证明这不是一个谎言。

 气候怀疑论会说全球本身就处在升温期,但这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过去的变化是漫长的,整个地球地质期的变化可能要花几百上千年。而过去短短一两百年内,我们的升温速率远远超过所有历史时期。人类活动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是核心推手,这个是没有办法回避的问题。

在这种快速的变化之下,过去我们可以花几百年一代代地适应缓慢变化的气候环境。而现在一两年的时间,它的变化就远远超出过去几十年的变化速度,这意味着生态系统无法适应,甚至会出现系统性的崩溃。

一切还能挽回吗?

 如果我们要从根本上解决气候变化的问题,遏制不可逆转的全球升温,首先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全球的碳排放。另一方面,我们还需要面对现实的问题。眼前的问题是什么?

眼前的问题是我们看到灾害越来越多、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由于这些问题造成的损失也越来越严重。我们应该采取及时性的适应性的策略,比如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城市变得更加韧性来适应变化的气候;我们可以做一些预警预报系统,让极端天气发生的时候,我们可以提前得到警示。

这两方面的工作结合起来,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个挽回的余地,或者说也许我们人类还可以接着在这个世界上很好地生存下去。

如何让人们更加关注气候议题?

气候议题是一个很难传播的议题,它是很大很系统性的概念。我们讲气候变化的时候通常是放在全球的大尺度去讨论。今年Greenpeace会尝试更多关注身边的气候风险,比如说专门讲了蚊子及其种群在气候变化下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再比如今年高温比往年早了一周左右,高温热浪对城市生活的人群有什么影响。

我觉得是需要拉近气候变化议题和公众之间的距离感的。这不是遥远的未来才会发生的灾难,而是正发生在我们身边。这是我们想要向公众传递的一个核心的信息:气候变化是与我有关的,与每一个人都密切相关。

我们能做些什么?

尽管每个人的力量是微小的,但是它是重要的。我们可能说的比较多的,包括低碳生活,不使用一次性消费品,更多的乘坐公共交通等等。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微小,但是累积起来的量是非常可观的。对每一个人来讲,我们随手采取的小行动,都有可能为地球贡献一份力,这是我想对每一个人所说的。

除了行动之外,请大家去关注我们的身边,关注每一个暴露在气候风险下的个体。也许今年的洪水、高温可以给到大家一个警示,气候变化就发生在我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