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初,一场肆虐全球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将孩子困在家里,无法到学校接受线下教育。因此,中国各地教育部门开始以“网课”形式教学。但由于家庭条件、网络信号、设备等多方面原因,有一部分孩子无法正常上“网课”。

为避免或缩小疫情带来的城乡教育差距,2020年3月4日,乔治城大学非营利组织领导人能力提升研修项目校友会联合凤凰网、湖南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发起“为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公益活动(下称“活动”),由中国扶贫基金会前执行会长何道峰、崔阳夫妇捐赠200万元,采购1800台平板电脑及配套流量卡,资助1800名网课困难的中学生。

基于此次活动,联合发起的三方对1800名受助学生发放调查问卷,并结合对受助学生监护人、申领推荐人以及业界专家的电话访谈,形成《2020年网课困难学生情况统计及在线教育困境调研报告》,以期让社会各界对网课困难学生情况及乡村在线教育困境有进一步了解和关注,并共同参与推动解决乡村学子在线教育难题。

一、调研方法与样本

本报告采用问卷调研和电话访谈的方法。调研对象为“为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公益活动资助的1800名中学生,以及他们的监护人、申领推荐人。其中1800名中学生,是从3月4日报名申领的5002人中,经过初筛、电话调查、复审、终审后的资助名单。

1800名中学生来自26个省市自治区的建档立卡户或贫困户。其中,湖南省受助学生占比最多,为52.7%,主要源自活动发起方之一湖南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多年的助学项目基础;其次为四川、重庆、湖北;另有13名受助学生来自沿海发达省份地区,江苏5人、福建5人、广东2人、浙江1人。可见,网课困境不仅存在于传统意义上的“偏远山区”。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资助数量有限,存在很多网课困难学子未来得及报名的情况。

自3月10日至3月27日,受助学生收到平板电脑,并提交物资反馈与平板电脑使用调研问卷。问卷内容包括学生家庭状况、导致网课困难的原因、由此产生的负面影响、学生对平板电脑和网络教学形式的接受程度等方面。

截至3月27日,活动发起方共收到有效问卷1729份,其中高中生634人、初中生1095人;女生1057人、男生672人。

二、调研发现

(一)网课困境与影响

1. 66.28%的网课困难家庭中,有至少2个孩子上学

本次参与调研的受助学生里,有三分之二的学生表示,网课困难与缺乏上课设备有关。具体原因,如家中没有适合上网课的智能手机,或是兄弟姐妹多人共享一部手机轮流上网课。

根据调研数据,1729人中,304名(17.58%)学生是独生子女。受助学生所在的家庭,超过82%育有2个以上孩子。

其中,66.28%的家庭有至少2个孩子处于学龄段,有33个家庭中,超过5个孩子正在上学。现有经济情况,不足以满足家中每个孩子的网课设备需求。

2. 近两成网课困难学生受网络或流量费用困扰

本次问卷调研发现,除了设备不足,另有近两成(17.6%)学生反映,他们无法正常上网课是源自网络或流量费用问题。例如无法承担流量费用,或家中没有安装宽带,或信号不佳网速不畅。

经进一步电话调查发现,使用父母手机流量上网课的学生家庭,会承担相对重的话费压力。例如,有的家庭里,三至五个孩子同时使用一部手机听网课,一周时间就会用完一个月的流量套餐。

让孩子们陷入网课困境的另一因素是:居住地偏远,家中无4G信号。比如来自山西、云南、湖南等地的学生反馈,只要走进自家房屋内,手机就只有2G信号,少部分偶尔会有3G网络,网络加载速度慢,听课卡顿。他们只能走到村里空旷的路上、楼顶或附近山上,寻找稳定的4G信号,再三两结伴,搬凳子搭建“临时课桌”一起听课。

此外,有个别学生表示,村里会不定时停电,影响通讯信号。一旦停电,即便是用本次活动捐赠的上网卡,也搜不到信号,上不了课。

需要说明的是,在5002名申报学生中,部分学生反馈,即便申领到设备当地也无网络信号,所以发起方考虑到实用情况,未将这部分学生纳入此次资助范围。这部分学生的困境,需要其他社会力量一起来解决。

3. 申领平板电脑前主要学习途经:借设备蹭网或自学

本次调研的1729人中,因为没有设备,或设备不够、没有高速网络信号,有161人明确表示自己完全没有参加网课学习,725人表示曾通过看书本或借阅他人笔记的形式自学;864人曾借(蹭)亲友或邻居的网络上课。

4. 约80%的学生担心跟不上学习,15.79%网课困难学子产生负面甚至厌学情绪

疫情期间,受助学生的同班同学如何上网课?此次调研中,超过四分之三的学生表示,他们的同学可以通过电视、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同步在线听课。

对比自身情况,网课困难学生不可避免地产生心理落差。79.41%的受助学生担心自己再也跟不上学习,75.77%害怕遗漏重要知识点。其中15.79%(273人)因无法跟其他同学一样上网课而产生负面情绪,如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自卑、怕同学嘲笑,不想说话,甚至因此不想再上学。

有老师反映,在每天回收作业时,会明显感受到跟不上网课学生的慌张。他们可能会通过自学、借同学的手机看回放等形式补课,但实际做题时仍会发现很多考点不能掌握,担忧自己被同学拉大差距,担心考试甚至是日后的考学。

对于这样的负面心理或情绪,北京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表示,还要留意其背后的问题。应试淘汰性教育与考核压力下,学生们看到自己原地踏步,其他人却在奔跑,产生焦虑、紧张情绪,是可以被理解,也是合理的。但监护人和老师需要警惕,自卑甚至是厌学反应,会不会是“网课困难”引发的扳机效应,陷入习得性无助状态(注:一个人经历了失败和挫折后,面对问题时产生的无能为力的心理状态和行为)。

综合调研情况发现,受助的1800名学生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成长在单亲家庭,父母因严重工伤或精神类疾病,丧失劳动力,甚至过早地离开人世,学生们只能和爷爷奶奶靠低保生活。尚未成年的他们因“穷”看不到前方,因“贫”得不到资源,所以,在物质援助之外,还需要提供心理安抚与价值引导,防止自卑情绪转化为自卑情结,引发更深层面的负面影响。

(二)网课效果

1. 约四成学生的课程非本校老师讲授,有学生称不易消化

曾有长年致力于乡村教育的公益组织反馈,在一些偏远县域,即便是重点高中,也还没有信息化的条件,或没有能力开授网课。调研情况证实了这一点。

在此次参与调研中,62.98%的受助学生表示,他们的网络课程由本校老师在线讲授;而21.8%通过老师推荐的网络课程在线学习,如贵州全省均使用“空中黔课”;12.96%的学生经老师指导,或个人主动搜索,寻找网络课程资源在线学习;2.26%(39人)完全没有参与线上学习。

不论是第三方网络课程,还是本校老师在线上课,很多学生需要熟悉网课形式,适应非本班老师的语速、风格、思路,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学习效果。电话调查中,有学生困扰的是,不同老师对数理化有不同的解题思路,导致小部分高三学生在高考压力下,更容易产生错乱感。

客观条件上,网速的卡顿、环境噪音,也容易让一些学生分心、烦躁。

2. 老师会定期布置作业验收学习效果

如何追踪并保障远程学习效果,也是网络课程抛给学校、家庭的问题。

调研显示,直接参与授课的学校或第三方学习平台,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布置课后作业,在一定程度上让学生强化理解与记忆。若有难理解的知识点,老师们会在课堂或私下再次辅导。学生们也大多会反复收看课程回放,领悟要点。

此外,有401名受调研学生表示,会自觉寻找模拟题反复练习,摸排知识盲点。

(三)学生对科技产品或网络课程的接受度

1. 88.37%调研学生从未接触过平板电脑,但认为容易学习操作

不同于城市孩子幼教期就开始通过平板电脑观看启智动画等,小部分县、乡、村的教师、家长,或因硬件条件不够,无法让孩子接触平板电脑等智能设备,或排斥孩子使用智能设备。

此次受资助的1729名学生里,有88.37%的人从未接触过平板电脑。而调研结果显示,目前有近一半的学生会在每天用5-8个小时,通过平板电脑或手机进行在线学习。

尽管没有接触过,但94%的孩子表示平板电脑的操作不难。在无旁人指导的情况下,他们借助使用说明书,普遍能顺利地操作平板电脑。其中认为操作“非常困难”的2名学生,通过推荐人指导,也已经顺利使用平板电脑开始学习,逐步跟上网络课程。

2. 近97%学生认为网络课程是学习知识的好途径

虽然有72.7%的受助学生,在申领平板电脑之前没有上过网络课程,但调研显示,近97%的学生认为,未来网络课程是学习知识的好途径。

时代的发展推动了全社会的互联网化、数字化、信息化,网生一代应更平等地感受科技力量。在互联网高速发展过程中,贫困孩子不应被遗忘。

3. 所有学生承诺疫情结束后会继续使用平板电脑学习

在此次活动开展前,曾有受助学生的推荐人或监护人担忧,平板电脑给孩子带来负面影响。有观点认为,越是贫困的孩子,家庭管理和教育能力相对越弱,完全依靠孩子的自我管理不现实。

调研结果显示,所有学生均愿意在疫情结束后,继续使用平板电脑,辅助自己的学习。其中,89%(1542)人次愿意通过平板电脑,学习老师安排的网络课程。选择“其他”的学生多补充表示,自己会保持持续学习状态,无论是课内还是课外知识。

需要注意的是,有160人表示,会偶尔借平板电脑放松娱乐,比如看电视、电影,也不排除玩电子游戏的可能。活动发起方将通过监护人和推荐人,持续跟踪受资助学生使用平板电脑的情况,如发生严重不当使用情况,将及时进行干预。

4. 过半学生因此次活动加深对公益的认识

因为此次活动,受调研的学生获得平板电脑与上网卡的资助,学生的心理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安慰,并在问卷中表示,更开心,今后也会更积极上进。

调研的1729人中,有70人表示,更关注科技资讯或科技产品,有35人选择“向往通信、信息等大学专业”。有892人(51.59%)表示对公益有了更深的认识,不少学生在调查中流露出未来参与公益的意愿。

三、调研建议

3月底开始,全国多地安排中学毕业班复课,多个省份也开始陆续安排中小学生学生回校复课。但所谓“均衡教育资源”,已不仅限于书本知识。网络教学形式,尤其是面向贫困学子的在线课堂,仍有“空白”待填补,比如网络信号覆盖、智能产品使用习惯培养、多媒体互动思维锻炼等。基于此次调研,发起方提出以下调研建议。

首先,希望社会各界关注到通讯公平问题。对于4G信号的强弱问题,因为往常乡村家长们主要是电话、短信需求,对建筑物内是否覆盖4G网络没有刚性需求。但这次网课潮,让网络信号成为关注的话题之一。网课教学的前提是有网络信号,建议网络铺设搭建方加大边远山区信号塔建设,同时建议运营商如联通、移动、电信,在流量费用方面,给予贫困地区用户一定优惠。

其次,希望家庭与学校加强对困难学生的心理引导。宗春山强调了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平衡,考虑到偏远地区留守儿童占据绝大多数,学校教育的责任相对更重。他建议,学校要引导学生正视现状,调动终身学习的主观能动性,而非只是课本内容,从而成为学习的主人。同时,希望更多第三方力量关注困难学生的心理辅导问题。

第三,建议公益项目或教育教学机构培养学生良好的网络素养。网络教育形式不会仅存于疫情防控阶段,网课困难的资助也不会是面向乡村教育的一次应急事件。因此,需要有更多机构、企业或社会组织,面向乡村学生与学校,提供更多元的社会服务,锻炼学生的多媒体互动思维,建立使用网络的自控力。捐赠人何道峰先生建议,最佳方法是让孩子建立自我管理与控制意识,由学校、家庭与社会教育引导他们节制有度。其次是通过外部管理,由成年人分配平板电脑的使用时间,以恰当的奖惩制度激励孩子端正学习心态。

此外,为保障青少年儿童上网安全,针对青少年群体的网络内容规范立法亟待推进,针对网络侵害青少年儿童的不法行为,应加强打击。

“为网课困难学子送平板电脑”公益活动只是一个探索的开始。希望此份报告,给予社会各界参考借鉴,共同关注和推动乡村教育发展。

 

报告发布方:乔治城大学非营利组织领导人能力提升研修项目校友会、凤凰网、湖南弘慧教育发展基金会

报告执笔人:凤凰网公益 佘韵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