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

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

动物比我们更早感知季节的变化,

它们从冬眠中醒来,换毛、迁徙……

为迎接一个全新的季节

做足了准备

苏醒

春天来临,气温升高,食物变得充沛,许多动物也从冬眠中苏醒,开始新一年的活动。

冬眠的动物中,恒温动物和变温动物有不同的情况。

恒温动物是指鸟类和哺乳类动物,因为体温调节机制比较完善,能在环境温度变化的情况下保持体温的相对稳定。变温动物(俗称冷血动物)是除了哺乳类和鸟类的动物,体内的温度随环境温度的变化而变化。

不同种类的哺乳动物冬眠方式不尽相同。比如大多数的熊不进食,也不排泄,处于深睡眠状态。而黄鼠则是不进食,却会排泄,像刺猬会被激醒,而非一直熟睡。

变温动物,如蛙、蛇等两栖爬行类动物,在冬天来临的时则会钻入泥土或洞穴中冬眠。如果春天未到,周围温度无法使其体温上升,它们便不会主动醒来。

换毛

一到春天,动物也要换下冬的“衣裳”,即换下厚厚的冬毛,以适应春夏的炎热。 有些动物换完毛,就完全变了模样,比如北极狐。谁能想到冬天通体雪白,毛发浓密的北极狐一到春夏,就变成了灰黑色。 北极狐通常生活在极寒之地,分布于北极地区,活动于整个北极范围。为了度过严寒,北极狐的皮毛又长又厚。 但从春天开始,至夏天,北极狐将经历换毛,它们的毛发逐渐变为青灰色,夏季体毛为灰黑色,腹面颜色较浅。

迁徙

除了褪下厚厚的“毛衣”,春天来临,候鸟也会回到温暖的南方。雅克贝汉的纪录片《迁徙的鸟》就讲述了候鸟们迁徙的故事。   

雅克贝汉说,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一种对于回归的承诺。迁徙的距离有近有远。远如北极燕鸥,它们将飞行大约一万八千公里,在夏季时迁回北极圈内繁衍后代。

而在我们身边,3月初,在北京就可观察到许多候鸟回归,也有一些鸟类结束了一个冬季的休养补给,将继续北回。 

不主动打扰

春天意味着万物复苏,动物们也活跃起来。同为地球上的生命,我们和动物最好的相处模式遵守人类的边界,不主动打扰动物的活动。

人类与动物相处有着悠久的历史。曾有许多原始部落都有图腾崇拜,崇拜动物、植物或其他自然中的事物,以动物为图腾崇拜的居多。部落居民视图腾崇拜的动物为祖先、保护者、亲人,他们更不会屠杀、伤害图腾动物。

在非洲尼罗河畔生活着努尔人,20世纪30年代,著名人类学家埃文思·普里查德断断续续与努尔人同吃同住了一年的时间,向我们介绍了许多努尔人的习俗。

普里查德将努尔人称之为“牛背上的寄生者”,牛成为他们社会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他们的栖息地是适宜放牛的地方,以拥有牛的数量来评定财产的多少,祭祀活动也围绕着牛来开展。

努尔人对牛还有着痴狂的喜爱,他们会给家里的每一头牛起一个符合它外形特征的名字。而且他们不会随意宰杀牛,只吃自然死亡的牛或是祭祀场合的牛。

做大自然的朋友,这不是一句口号,

而是用实际行动去实现,

首先要做的就是不主动打扰它们,

让各种各样的生命在地球上活出不一样的精彩。

 受疫情影响,户外活动还未开展,但我们坚信离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时日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