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国际公益学院发起人之一比尔·盖茨宣布正式辞去微软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董事职务,将更多的时间用于慈善事业,包括全球卫生健康发展、教育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等事业。

 

比尔·盖茨1975年与好友保罗·艾伦一起创办了微软公司,担任董事长、CEO和首席软件设计师。2014年比尔·盖茨辞去董事长和CEO。1995年至今,比尔·盖茨第23年登上《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榜首。 

早在2000 年,比尔·盖茨就从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上辞职,与其夫人成立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从 2008 年开始,比尔·盖茨不再担任微软的专职职务,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慈善事业上,宣布将580亿美元个人财产捐给慈善基金会,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

此次退出董事会,是比尔·盖茨自2000年辞任首席执行官以来迈出的最大一步。宣布卸任后,仍是目前微软最大的股东之一的比尔·盖茨将继续担任现任微软“技术顾问”。比尔·盖茨表示,退出微软董事会不代表退出这家公司,他将继续与微软领导人保持联系;同时也将以盖茨基金会的联席主席身份与巴菲特保持合作关系。

早在在2015年,比尔·盖茨就在TED演讲时表示,“今天全球最大的灾难危险,已不是核战争,而是高传染度的病毒,但我们却全然没有做好准备,我们在防疫系统的投资太少了。”

 

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后,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已宣布投入最高1亿美元,用于支持全球应对新冠疫情。3 月 10 日,盖茨基金会及另外两个大型慈善机构又宣布捐赠 1. 25 亿美元,用来帮助加快开发新冠病毒肺炎治疗药物。2月20日,习近平主席给比尔·盖茨回信,感谢他和盖茨基金会对中国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支持,呼吁国际社会加强协调、共同抗击疫情。

此外,比尔·盖茨及其基金会资助的项目还为部分美国家庭提供家用试剂盒,怀疑自己被感染的居民可以在家里使用测试剂盒后送检分析。据报道,该项目最初每天将能够进行大约 400 次检测,最终将扩展到每天数千次。相比之下,美国 CDC 近日公布的官方检测能力仅为每日 300 到 350 个样本。

比尔·盖茨表示:“我期待着下一阶段的机会,我会保持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友谊和伙伴关系,继续为我感到非常自豪的两家公司做出贡献,并优先考虑应对世界上最艰巨的任务和挑战。”
 
以下为比尔·盖茨声明全文

 

我决定退出我目前所任职的两个董事会——微软和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并将把更多的时间用于慈善事业,包括全球健康与发展,教育以及我现在投入越来越多的气候变化问题。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微软的领导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强大过,因此我现在做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在伯克希尔董事会任职一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荣誉之一。在加入伯克希尔之前,我和沃伦·巴菲特便已成为最好的朋友,我相信未来也仍将如此。我期待着作为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联席主席以及捐赠誓言The Giving Pledge的联合倡议人,与沃伦继续保持合作伙伴关系。

对于微软而言,退出董事会绝不意味着退出该公司。微软将永远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我将继续与萨蒂亚(Satya Nadella,微软现任首席执行官)和技术部门领导层保持联系,以帮助公司塑造愿景并实现目标。对于公司正在取得的进步以及如何继续使世界受益,我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乐观。

 

我期待着下一阶段的工作,这是维持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友谊和伙伴关系的机会,继续为我感到非常自豪的两家公司做出贡献,并能有效、优先考虑我对解决世界上最艰难的一些社会问题的承诺。

Focusing My Time

I have made the decision to step down from both of the public boards on which I serve – Microsoft and Berkshire Hathaway – to dedicate more time to philanthropic priorities including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education, and my increasing engagement in tackling climate change. The leadership at the Berkshire companies and Microsoft has never been stronger, so the time is right to take this step.

Serving on the Berkshire board has been one of the greatest honors of my career. Warren and I were the best of friends long before I joined and will be long after. I look forward to our continued partnership as co-trustees of the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and co-founders of The Giving Pledge. 

With respect to Microsoft, stepping down from the board in no way means stepping away from the company. Microsoft will always be an important part of my life’s work and I will continue to be engaged with Satya and the technical leadership to help shape the vision and achieve the company’s ambitious goals. I feel more optimistic than ever about the progress the company is making and how it can continue to benefit the world.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this next phase as an opportunity to maintain the friendships and partnerships that have meant the most to me, continue to contribute to two companies of which I am incredibly proud, and effectively prioritize my commitment to addressing some of the world’s toughest challen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