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狗血迭出、毁灭三观的公益圈性骚扰闹剧,也是一场重新审视自我、剔除败类的自净运动。希望借由个体与社会的监督,让中国公益圈真正变得干净起来,让那些光环加身的人真正懂得敬畏、知所进退。若此,善莫大焉。

世事怪诞,人心叵测。

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知名公益领袖、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竟然和臭名昭著的郭美美小姐,有了某种交集,产生了同一种当量极大的破坏性。

如果说天上掉下来的郭妹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一己之力摧毁了中国官方公益的公信力,那么邓飞所面临的丑闻,则直接打击了中国民间公益的公信力。某种程度上,后者所造成的破坏性远甚于前者,因为善良的人们已经不知道还能相信谁。

作为前媒体人,邓飞有着光荣的履历;作为公益人,邓飞也有着夺目的光环。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光环的阴影中,却有着另外一幅面孔。从目前曝光的情况看,邓飞几乎是劣迹斑斑,无论其在公共层面有着怎样的贡献,都无法掩盖其在道德层面上的沦陷。

也许,一直有两个“邓飞”。在公共场域,他扮演着正义化身的角色,为弱者和吃不饱饭的孩子们而奋斗;而在某些私密场合,他则变身为一个野蛮人,一个兽性发作的登徒子,对一些无辜而单纯的女孩子频频伸出罪恶之手。更令人惊诧的是,这两种角色的切换,似乎没有任何障碍,从一个圣斗士到一个色胆包天的性骚扰者,只需要关闭一扇酒店的门。

人格的蜕变,或者善到恶的转化,不可能是朝夕完成的,其间总需要一些因缘际会的催化。

有理由相信,纷至沓来的荣誉、信赖、褒奖、仰望和尊敬,变成了糖衣炮弹,异化成了某种可以胁迫他人的权力,让邓飞在公益之路上完全迷失了方向,久而久之击碎了其人格的底线。他似乎狂乱地认为,可以藉由头上的光环,就可以兑现温柔的权力,就可以对小姑娘动手动脚,甚至作出更加下作的事情。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但这“权力”并不单纯指公共权力,它可以是任何一种供人膜拜的事物,其中就包括公益及其延伸出来的社会附加值。

萨特说,人是一堆无用的激情,人到最后不是变成sadism(施虐狂),就是变成masochism(受虐狂)。邓飞就变成了一个S,他想收割荣誉、鲜花和掌声,到最后他还想收割小姑娘。

从乙肝斗士雷闯,到环保公益人冯永锋,再到邓飞……公益圈深陷性侵丑闻。一夜之间,公益圈变得面目可憎、斯文扫地。这是一个群体性的现象,是公益圈的至暗时刻,是大善与大恶界限迷离的十字路口。

公众的认知、判断与信仰,经受着空前的道义考验——人,真的不可信任吗?哪怕他是你的老师、亲朋、大善人、意见领袖乃至父母兄弟?

面对滔滔指责,邓飞宣布将不再参与免费午餐基金的工作。同时退出所有其参与的公益项目。清理门户,洒扫庭除,无论对免费午餐项目,还是对其本人,这都是理所应当之举。但从其声明中,我们没有看到致歉与忏悔,他顽强地守护着自己的人设,不愿意承认一切都已经面目全非……

在中国语境中,民间公益人曾经像天使一般,但米兔既出,我们蓦然发现,华丽的袍子上长满了虱子。这个世界上当然没有完人,但所有人都应该是有底线的人,特别是公益人,社会对他们的道德标准要求更高。这一群体,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无论是私德还是公德。

我们无意抹杀所有公益人的贡献,也无意怀疑整个群体的道德状况。从乐观的角度讲,这场狗血迭出、毁灭三观的公益圈性骚扰闹剧,也是一场重新审视自我、剔除败类的自净运动。希望借由个体与社会的监督,让中国公益圈真正变得干净起来,让那些光环加身的人真正懂得敬畏、知所进退。若此,善莫大焉。

原文转自 发展简报
网站编辑:孙可